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4年07月15日
伊川贴吧【陌上纷飞,仙君勿追】更~-燃犀

【陌上纷飞,仙君勿追】更~-燃犀

第十章 流波之山
牛牛非要跟着青云纷飞下昆仑,纷飞原本想着让牛牛回到太上老君那里去的,可无奈这小子死缠烂打、涕泪横流的就不肯回去。纷飞无奈的瞥向青云,见青云颔首,牛牛这小子一蹦三尺高的嘻嘻哈哈的跑去了。纷飞很是无奈的跟在后边。
青云果真是道行极深的大仙,纷飞都没怎么瞧清过来的路,一眨眼,她们已经来到东海了。望着茫茫无际浩浩汤汤的东海,纷飞不自己觉得说了一句:“君上,我不大喜欢吃海鲜。”青云的脸黑了黑,一把拉过纷飞道:“我们这是要去海中央的流波山,这里不能御气林艾为,只能御剑了,海上风大些柯炳生,一会抓我紧些。”纷飞闻言主动抓了青云的袖子。牛牛瞧着纷飞攥紧了青云的袖子,也想过来分一杯羹,却被青云冷冷的一眼吓走了。
海上的风确实挺大的,海风撩起青云的乌发排在纷飞脸上,抽得纷飞脸上有些疼,纷飞下意识缩缩自己的身子,无奈又怕靠青云太近,就任凭海风抽打着自己。青云低首瞧着纷飞畏畏缩缩的样子很是好笑,看着她被海风吹红了脸,又煞是心疼,他遂伸出右手,将纷飞的脑袋轻轻按在自己的胸膛上,青云尽量的让自己的心跳不那么澎湃。纷飞觉得靠在青云身上很不妥,毕竟这里还有一个装嫩的小孩呢!纷飞想把脑袋从青云胸膛上挪开,无奈,刚一动,青云就覆上宽大的手掌来。纷飞任命的靠在青云胸膛上,青云的胸膛很是温暖,纷飞静静的听着青云的心跳。咦,君上的心跳怎么这么快?纷飞想着想着便悄悄的笑了。她没发现,青云的脸上略微发红,表情有些尴尬。
很快,一行三人便到了流波山。一着陆纷飞立马从青云身上跳开了,青云别过脸去,他不想让纷飞看到自己尴尬的脸色。一旁的牛牛故作娇嗔的捂着双眼嚎到:“哎呀,我还是个小孩儿呢!你们怎么这么不注意啊!”纷飞装聋作哑早就窜了,青云过来在牛牛头上狠狠地敲了一记,示意他少说话。青牛泪流满面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哀怨的低声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君上下手也忒重了些,真是……。”牛牛还没抱怨完呢,青云又狠狠地投来冰凌子般的目光,吓得牛牛立马闭上了嘴。
“君上,这里是什么地方?”“鸟族族长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凤凰一族的居住地。”“他们为什么在海里找这么个地方,还有这里怎么这么荒芜,树那么少?”“凤凰一族是要经历浴火重生的,在海里,不至于火势蔓延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植被少也是这个道理。”纷飞点点头冲青云嫣然一笑道:“果真君上学识渊博。”彼时青云瞧见纷飞盯着自己笑,一时紧张的目光不知放到那里去好,遂尴尬的别过脑袋。纷飞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自顾自的走了。
青云持剑寒光一闪的劈开了一道石门,一条悠长的石洞展现在眼前,额,不对还有火麒麟!纷飞一个寒颤,然后立马跑到了青云身后躲着。牛牛走向前去,摸摸这麒麟道:“就是可惜了,这可是极其珍贵的火麒麟啊!纷飞,不要怕啦,这只是皮而已。”纷飞瑟瑟的探个脑袋过去,瞧见牛牛在摸那物什,一时也不害怕了精武堂。她疑惑的瞧向青云,青云淡淡道:“这是它们的劫数,恰巧凤凰族的族长赤炎喜欢收集皮毛,我只是抛个砖而已。”纷飞低语到:“你就是紫麒麟的劫数吧!”末了瞧着紫麒麟的皮投去三分同情七分活该的目光。
青云走了两步发现纷飞还在盯着紫麒麟的皮一副不可捉摸的表情覆盆子酒,他遂后退两步,抓起纷飞的手道:“这里的洞太深,岔路又多,你跟着我不要走丢了。”凡间的戏折子里是这么说的,一般书生瞧上了哪家的小姐都是要主动搭讪的,他这样做,应该也是对的罢。彼时,纷飞任由青云牵着自己的手,倒是没有先前的尴尬,反而心里感觉很是踏实、安静,她遂稍微捏了捏青云的手。
曲折悠长的山洞很是灰暗,青云就那么牵着纷飞的手缓缓地前行,墨色中,你定不会瞧见青云是一直笑着的。
牛牛在山洞门口摸够了紫麒麟的皮,也推掉了责任,大意是让麒麟去了阴曹地府后一定要喝孟婆汤,千万别记恨他。他这厢好一顿自我安慰之后,满意回过头来,眯着眼道:“咱们走吧!”彼时青云与纷飞早不见了。牛牛急的跳脚,大喊道:“君上、纷飞,等等我啊!”
纷飞似是听到了牛牛的声音,对君上低语到:“君上,适才是不是牛牛喊的?”青云轻轻一笑,握着纷飞的手又紧了些,温和的道:“你听错了。”他才不会笨到带着牛牛这个拖油瓶坏他的好事,想到这里,青云邪魅的笑了。
凤凰一族的族长真真是个人才,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他也能找到。青云牵着纷飞走出山洞后,眼前豁然开朗:巨大的水池上雾气氤氲,中间一注又大又粗的水柱翻吐着浪花儿。四周的景致比先前景致了不少,但还是缺树少林的。水池后是金光闪闪的大门,纷飞刚想伸手推门,青云一把拽了回来:“你瞧这门是什么颜色?”“黄色啊”纷飞一脸无辜的道。“仔细瞧瞧。”纷飞瞪大眼睛仔细瞧瞧,这门不是单纯的闪着黄色的光芒,而是微微冒着一层淡黄色的火焰。纷飞悻悻的退到青云身后。青云淡淡道:“这是凤凰一族的烈焰,一般人触碰到会立即化为灰烬的。我们在这里等等牛牛,不然他自己一个人也进不去。”青云语重心长的说完,回头一瞧,纷飞早就奔到水池里去玩水了。青云无力的笑笑。
牛牛擦着肿得水泡般眼睛呜咽着从洞里快步跑出来,一个不小心撞到了青云身上。青云撩起自己玄色的沾着牛牛些许眼泪的袍子嫌弃的弹了弹,并给了牛牛一个严肃的警告的眼神。牛牛本来就怕黑,先前在山洞里没少自己吓自己,如今终于见到了青云与纷飞很不得一把扑上去抱着君子三戒。彼时青云一个嫌弃的眼神击碎了牛牛的并不弱小的心灵。这小子一边擦着鼻涕泡一边走到纷飞身旁拉着纷飞的衣袖,瞪着乌盈盈的水泡子瞅着纷飞。纷飞瞧着牛牛可怜巴巴的样子也心疼起来,一把拉起牛牛脏兮兮的小手走到青云身旁道:“君上我们走吧cc卡美。”青云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继续上前走去。
青云一挥自己的莫远宝剑,那燃着黄色火焰的大门立即向后敞开。纷飞一脸艳羡的盯着青云道:“君上迷你宠物星,你这功夫好,赶明儿你空闲的时候也教教我罢!”青云额前的青筋默默的鼓了股,道:“走罢!”
进了大门别有洞天我的异能魔法,大理石铺出整齐洁白的大道,四周琉璃玉瓦熠熠生辉晃得纷飞眼疼。纷飞眯起了眼瞧了瞧道:“这么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不知要花费多少美玉,看来赤炎是个贪神。”牛牛这厢自以为逮到了让他说话的绝好机会,遂抱着双臂,故作城府的道:“赤炎这个神仙啊,修为很高,年龄也很大了,确实看不开红尘。”纷飞疑惑的回头瞧瞧牛牛。牛牛见时机很是成熟,又不紧不慢的接着道:“赤炎独独喜欢两种东西,一是奇珍异兽的皮毛,二是绝色美女啊!相传他的妃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牛牛快跑两步走到纷飞面前上下打量着,冥思一回到:“不过,纷飞你别担心,你也没几分姿色,生得又这么瘦俏,我估计赤炎是不会瞧上你的!”纷飞上下瞧了瞧自己,觉得牛牛也是说的中肯,遂没计较。纷飞不计较,不代表某人不计较。青云一伸手使了个绊子,牛牛一声惨叫的跌倒了。纷飞悻悻的回头望了一眼青云,私心里想着,君上肯定不喜欢孩子。
一路走来重生之80后,竟然没见到一个凤族的人。越往里走越静寂越凄凉,纷飞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冷意,她遂抓住青云的袖子。青云轻轻拍拍纷飞的手道:“别怕,我在。”牛牛一脸鄙视的对着青云的背后默默走了个恶心的表情,只见青云袖子一挥,牛牛脑袋上就起个大包。这小子是再也不敢出声了,只能低低地呜咽着。
晶岩殿已到,依旧是不见一人。青云也察觉出些许不对劲,他握了握手中的莫远,低声道:“小心。”晶岩殿里灯火忽明忽暗,邪风打着璇儿的吹打着巨大的火焰,明明灭灭间似是燃烧着火红的鲜血。
进入空荡的大殿,水晶地板折射出凄凉的韵味。青云俯下身瞧着地板间隙里的一抹红色,用手摸摸,凑到鼻尖闻了闻道:“不好!”便冲进殿后。
清风吹拂、帘幕摇曳,遂是暮春三月,可这里却是一片寒戚戚冷切切的景致。这里并没有什么后殿,所谓后殿不过是一湖凄惨山色,一池惨淡春景。这是流波山唯一一处有山有树有水的景致了。
赤炎那一头火红的长发如同彼岸花般烈烈摇曳着、奔放着。他斜斜的靠在假山上,右手捂着自己的胸膛,左手抓着假山上突出的石块,冷冷的笑道:“君上这两张麒麟皮真是重礼啊!赔了我凤族上下,真真是合算的很!合算的很呐!”说罢,赤炎重重的咳嗽几声,他稳了稳身子,眸中渐渐积聚起火红的血丝鸡蛋涂鸦,侧首,狠狠地瞪着青云。
纷飞瞧着赤炎血红色的眸子似曾相识的样子短歌行朗诵,不由得身子抖了抖。青云侧身将纷飞护在身后道:“赤炎君,我并没有做什么,有时候你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赤炎冷哼几声:“能将我的族人化为红尘的天上地下没几个,何况,君上这支莫远宝剑不是也曾斩过凤凰吗?”说罢,赤炎重重的咳嗽起来,身体剧烈的摇晃让赤炎失了平衡,他身子一晃跌坐在假山旁边,重重的吐了口血。
青云快步走过去,想要搀起倒地的赤炎。赤炎却冷哼道:“不必救我,即使我化尘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君上!君上!你看这火红色的尘埃竟然变紫了哎!”牛牛掌心捂着什么东西颠颠的跑过来。青云接过牛牛手中的东西仔细瞧了瞧,递给赤炎。赤炎并没有伸手去接这东西,他眉头一皱,似是不肯相信的模样,始终抵制着青云。
青云随手一样,那淡紫色的粉末儿便随着三月的春风化为了尘土。青云淡淡道:“若是赤炎君以为是我做的dnfyy,我何苦要救你?”说罢,便俯身要拉起赤炎。
赤炎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那缕飘散的紫色粉末儿,火红的眸中渐渐酝酿出淡蓝的水珠。那缕粉末随春风摇摇曳曳的飘散,落地消失。赤炎重重的叹息一声,清风一杨,几颗粉末儿飘到了赤炎眼脸旁那颗没来得及滑落的泪珠儿上。紫色的粉末儿一遇到淡蓝色的水珠立即融成了黑水,迅速流向赤炎的眼眸。“啊~~~!!”赤炎捂住双眼,凄厉的的嚎叫声划破了天空。纷飞瞧见赤炎双手青筋暴起,扣着眼睛,留下来的不是红色的血水而是浓黑的水。纷飞只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有一种揪心的悲伤紧紧攥住了纷飞的心。纷飞一个箭步过去,举起右手,一记手刀。赤炎便痛苦的晕过去了。
青云拧着眉头,他没想到,纷飞的反应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他抬首正巧对了上纷飞略带忧愁的眸子。纷飞望了望着地上痛苦的赤炎,抬首看着青云委屈的道:“师傅地藏缘论坛。”乌盈盈的眸子中透露着不安与焦急。青云轻轻拍拍纷飞的脑袋道:“没事。”俯身将赤炎捞起,抱着走进了晶炎殿。
身后的牛牛倒是忙来忙去的跑个不停,他又细细的抓起地上散落的红色粉末儿:“还好,没化成紫色。”低语完,又掏出自己怀里的玉瓶装了进去,使劲的晃晃。牛牛回身一瞧,青云同纷飞已经进了殿里,也跟上去。
青云扯下自己的外袍,撕成细条,轻轻的将赤炎眼里流淌出的黑水擦净。纷飞六神无主的站在青云身旁,呆呆的瞅着赤炎。牛牛一副轻松的神态跑了进来,他扒着床榻瞧了瞧赤炎,又拿起青云擦过黑水的白布条闻了闻,表情凝重了一会问道:“君上,这是中毒了吗?”青云颔首。“什么毒?”青云凝眉思索了一会,片刻重重地摇了摇头。
纷飞失神的瞅着赤炎缓缓地道:“君上,他会失明吗?”青云望着纷飞很是失神,今天经历的太多了烙铁画,纷飞可能有些难以承受。青云的心跟着微微痛着,顷刻,他缓缓道:“不会的,我们带他去找最会医的神仙,一定就好他。”说罢青云将纷飞搂在怀里,她果然还是个孩子了,见不得血腥见不得死亡,不像自己活得太久都看开了。谁都没发现,纷飞留了一滴泪,不知是为谁而流。
幸好牛牛随身带了几颗止痛的药丸可以暂时给赤炎缓解痛处。青云瞧了瞧躺在榻上眉头紧皱,双目紧闭的赤炎,忧愁漫上眉头。天上地下能已一己之力将整个凤族做如此的摧残的没有几人,青云环顾四周,即使刚刚经历刀光剑影的战场也丝毫看不出一丝凌乱,或者是很熟悉的人做的历史朝代歌?青云低首仔细的思考着。
纷飞不知什么时间来到了青云的身后,她瞧着青云深思的模样莫名的有些害怕。纷飞走上前去,略带沙哑的嗓音暴露了她的害怕与担心:“君上,不知为何,海上起了大风伊川贴吧,我们既然架不了祥云,恐怕御剑也是极其困难,想要带走赤炎,没那么简单。”青云听着纷飞柔弱微小的声音心里有些难过,时光几度流转也没能逃脱那命运的蛛网。青云轻轻的笑了,张兆艺他想给纷飞些安慰:“纷飞莫怕,只要相信我就好了农妇难为。”纷飞无力的笑笑,经历了那么多纷飞也学会了隐藏自己不安的情绪,给身边人些许慰藉。
牛牛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好像也并没有改变变他胆小怯懦的本性。彼时他正在观看碧海蓝天金沙滩,突然一道惊雷劈裂了他面前的礁石,那冉冉冒起的焦黑的云烟,那噼里啪啦礁石碎裂的声音把牛牛吓个半死。半晌,一声喊破音的救命被狂风大浪卷到了海里。面前乌黑的浪花翻吐着黄沙,牛牛撩开蹄子就狂奔。先前没跑,的确是他被吓傻了。
焦黑的乌云从遥远的天机呼啸而来,云中立着一全身鳞片倒长的妖人。此人圆目怒睁,是了,的确是圆目,因为此人偌大的脸上只长了双眼。稀疏的眉毛似是破烂的树根,夸张、干涩。黑黢黢的手臂攥着一根银光闪闪的红毛刺抢,那刺抢一举。一道惊雷又劈到了牛牛面前。彼时牛牛差点就吓得尿裤子了。
牛牛瑟瑟发抖的回头一瞅,这炭黑的将军是刚刚被惊雷劈糊了吗?牛牛此刻反生出几丝同情,便吼道:“这位黑将军,你快逃吧,这里将要起暴风雨了!”黑将军刺眉一竖,刺抢一伸便将牛牛挑起来,低沉的嗓音响起:“去把你家大人叫出来!”
彼时青云正在给赤炎输真气,牛牛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君上啊!外面来了位炭黑将军要和你单挑!”青云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轻轻一笑:“果真是瓮中捉鳖的戏码吗?”青云循着牛牛指的的方向去了,纷飞留下来照看赤炎巴郎戴维斯,尽管纷飞也想去。
波涛汹涌的海浪拍不断翻滚着浪花,这位炭黑将军便立于水波之上,怒目圆睁,虎视眈眈的盯着赤炎。青云这厢刚刚出现曹赢心,炭黑将军便握着嗜血般长矛一个俯冲刺向青云。青云一个回旋,立于那炭黑将军身后道:“即使要打,也要给个理由吧。”那炭黑将军怒发冲冠,长矛一指,腹语道:“你杀了凤凰一族,还要问我理由吗?”说罢,又刺了上去。青云握着莫远并没有主动出击,只是防守:“似你这般冲动易被人利用的,黑蛟将军。”“少废话,拿命来,我要以你生祭凤凰一族。”说罢,黑蛟将军便没头没脑的进攻。可谓是有眼无心就是这般了,而这位黑蛟将军确确实实没有心的。话说千万年前,神魔大战的时候,黑蛟是一位鼎有名的将军,天庭便派他对抗魔神之子枭,奈何这将军虎头虎脑让枭钻了空子,被抓住,给挖了心。那时一向冷寂的赤炎不晓得吃错了什么药,在迎战枭的时候,顺便救了黑蛟。从此这黑蛟便服帖帖的守护着流波山。
青云一个分神,袍子被黑蛟刺破了个洞。青云嫌弃的看了眼虎头虎脑的黑蛟,拔出莫远,瞬间挑开了黑蛟的长矛:“至少你也搞清楚状况再和我决杀吧!赤炎没有死,你并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想看赤炎就跟我来!”青云回手剑入鞘。黑蛟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眸子,呆呆的瞅着青云:“赤炎没死?”青云冷冷的答道:“嗯。”黑蛟颠颠的捡起长矛,一边擦着鼻涕泡一边激动的呜咽道:“赤炎,没死,真好啊!”
识别关注我们吧~~~
陪你度过温暖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