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09月12日
仿制图章工具怎么用【韩锡璋悦读茶坊】《老白茶独有的滋味》、《古老白茶,留香太姥》、《与白茶相伴的幸福》-韩锡璋悦读茶坊

【韩锡璋悦读茶坊】《老白茶独有的滋味》、《古老白茶,留香太姥》、《与白茶相伴的幸福》-韩锡璋悦读茶坊
老白茶独有的滋味
“夫茶,以味为上,甘香重滑,为味之全"。《大观茶论》中对茶的要求是,茶汤得兼具甘甜、清香、醇厚和滑爽。不仅于此,一杯好茶应该是色、香、味、形俱全。

白茶,新茶时散发出阵阵淡雅的清香,而后渐渐转变为有着浓郁药香的老白茶郭开朗。但你知道如何喝出老白茶独有的滋味吗?
品之愈厚愈滑
当茶汤滑进口腔,唤醒味蕾,用舌尖搅拌茶汤,你就会充分感受到它的饱满丰富,这就是老白茶的厚度,亦可理解为一种粘稠感。茶汤的厚度与白茶的质地有关系,溶于水中的物质成分较多,老白茶经过长时间的保存,内含物质丰富,所以滋味醇厚。
茶汤的滑是最柔和的感受,含在口腔里有一种顺滑感,并不是那种油腻之感。茶汤进入口腔稍停片刻,通过喉咙流向胃部是一种很圆润自然的感受靳诺。
而品质不好的老白茶,入口之后就会出现不适、“锁喉”感,口中的苦涩感迟迟褪不去,茶汤滑度和厚度有一定的关系,茶汤越醇厚,相应地滑度也会较为明显。
甜润之感绵延不绝

甜是老白茶最简单、最直观的一个方面,品茶时最先闻到的就是茶香,好的老白茶在茶汤还未入口之时就能闻到甜香寇老西,老白茶经过长时间的氧化,褪去了青涩样貌,甜度也就明显了许多,茶汤入口即可感受到老白茶的甜在口腔里蔓延开来。付嵩洋
老白茶入口之时,喉部得以滋润,立即解除干涸之感,品饮老白茶时给人的感觉仿佛是温润如玉、如沐春风!冲泡了三四泡之后的白茶汤,喉咙清爽滋润,感觉茶汤没有过渡,入口即化,胸腹间明显有舒适之感,这便是老白茶润度的体现。
口感纯正干净
纯度是白茶制作工艺精湛与否的重要指标,萎凋的环境是否卫生、方法是否正确、时间是否合适、储存环境是否理想都可以从茶汤的纯度来考量!

纯度好的茶汤喝起来是非常干净舒服的,即使是不偏好老白茶的茶友品饮也不会觉得难以接受。
古老白茶,留香太姥
白荣敏
笔者认同这种观点:白茶是六大类茶中最先被制成的茶,古人在周朝就采取了“晒干或阴干”这种与制作现代白茶相类似的方式对茶叶进行简单加工,保存茶叶以备祭祀、治病、静修、品饮等不时之需,我们称之为古白茶。(伍世泉:《太姥山:中国白茶发源地》,载2008年11月27日《闽东日报?闽浙边界》)传说中的蓝姑“将茶的芽芯晒干用于救治麻疹”,这茶可视为白茶的最初雏形。
一千多年前广告风云,陆羽《茶经》引《永嘉图经》载:“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陈椽教授在《茶业通史》中认为:“永嘉东300里是海,是南300里之误。南300里是福建的福鼎,系白茶原产地。”这里所说的“白茶山”显然就是以太姥山为代表的福鼎境内的众多山峦。

自古以来,名山之坡产名茶。这名茶,先是品种的优质;这品种的优质又与特定的地理和气候有关。福鼎有西北高、东南低,海拔在500米以上的大片山区,是茶树良种得天独厚之生长区域;大自然又赐予福鼎大白茶、福鼎大毫茶两个国家级茶树良种。特定的人文、地理、生态、物候环境的相互烘托,与精湛的制茶技艺浑然一体,造就了福鼎白茶。
在福鼎,在太姥山区,福鼎白茶自古以来就与人们的生活非常紧密地连在一起,我们随便翻翻有关太姥山的诗文,就能引出一大串——
明陈仲溱《游太姥山记》中说到:“竹间见危峰枕摩霄之下者,为石龙,亦名叠石庵。缁徒颇繁,然皆养蜂卖茶。虽戒律非宜,而僧贫,亦藉以聚重。”连僧人寺庵都靠“养蜂卖茶”来“藉以聚重”,从中可以看出,至少在明朝,茶叶已是太姥山民经济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再读明谢肇浙“采茶人去猿初下,乞食僧归鹤未醒”(《玉湖庵感怀》)、“借问僧何处,采茶犹未还”(《天源庵》)和“野猿竞采初春果,稚子能收未雨茶”(《太姥山中作》),以及明周千秋“几处茶园分别墅,数家茅屋自成春”(《游太姥山道中作》)等诗句,我们读出了:在时光深处,茶渗透入了世相僧俗男女老少的日常生活。

明林祖恕《游太姥山记》说:“因箕坐溪畔,取竹炉汲水,烹太姥茗啜之。”清谢金銮《漱玉洞记》也记载:“复返,从渠中取水出,洗鼎烹泉,坐石静听。须臾,日色过午,茗已再熟。……行童仍烧叶煮茗康祈宗。”还有清王孙恭《游太姥山记》中说:“入七星洞,则容成丹井在焉。泉从岩罅涔涔滴井,如掬之,游人每挹此,烹‘绿雪芽’。”再有明林爱民《梦游太姥》中的诗句“一僧辟谷可旬日,煮茗只向石底开”以及林祖恕《天源庵访碧山上人诗》:“竹间风吹煮茗香,户外柑橙枫桕赤。”“烹”、“煮”为古人的饮茶方式,读了以上诗文,我们可以想象:峰石如画,竹木成荫,溪渠呜咽,山风徐来,对坐煮茶,真可谓太姥神仙矣!

据《中国名茶志》考证洪文安,明代太姥绿雪芽就被视为茶中珍品。清郭柏苍《闽产录异》记载:“福宁府茶区有太姥绿雪芽。”清吴振臣《闽游偶记》亦说:“太姥山亦产,名绿雪芽者最佳。”清周亮工《闽小记》说:“太姥山有绿雪芽茶。”民国卓剑舟先生在《太姥山全志?方物》中引用了周亮工的这句话后进行进一步阐释:“绿雪芽,今呼为白毫,香色俱绝,而尤以鸿雪洞产者为最。性寒凉,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运售外国,价同金埒。”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绿雪芽”这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为明代兵部尚书熊明遇所起。2012年5月12日,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徐光台教授第三次上太姥山,确认山上“鸿雪洞”和“云标”两幅摩崖石刻为熊明遇题书。他特此撰文指出(载《福鼎周刊》2012年5月16日第6版),万历年间,熊明遇因被视为东林党人,迁福建兵备佥事,治兵福

宁道,曾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三月与五月两度登太姥山,分别题刻“鸿雪洞”与“云标”两块摩崖石刻。联系一生爱茶的熊明遇在长兴曾主导开发罗嶰岩茶,并将之命名罗嶰茶,留有《罗嶰茶疏》原始文献,收入他在福宁时期出版的《绿雪楼集》,徐光台教授断定:太姥山“绿雪芽”茶之名起源与熊明遇有关。
与白茶相伴的幸福
刘桂云
本人平时多喝绿茶,可最近读潘向黎的书,提到茶禅一味,最应该用白茶,因而对白茶生向往之情。
喝白茶之前,一直以为叶是白色,茶汁如乳。偶得白茶一小包银河喷,不由起了珍重之心,于是取出玻璃杯,打开装茶的小袋,茶香已在鼻际。取出茶叶几片,托于掌心,叶披白毫,纤细如针。
白茶是茶中贵族,宋徽宗在《大观茶记》中写道:“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林崖之间,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可致……表里昭彻如玉之在璞,它无与伦也。”茶自山中来,得茶心欣喜,赞其如玉在璞,白茶当之无愧。茶生山林时抱朴守静,叶入杯中茶意漾动验光单怎么看,又是一番返璞归真。
喝茶需要耐心。在等待茶叶舒展到以茶为伴的过程中,得一份冲淡平和,卸下心灵中的疲倦乙末豪客传奇,拂去尘嚣中的浮尘,只一颗素心对茶,得一份禅意已足。白茶在水中,起初似乎静止不动,十余分钟后,叶片缓缓展开,茶色微黄,茶香倒不如刚打开袋时那么浓。我的思绪被杯中的绿意牵引到种满茶树的山间,茶随山势起伏,沐雨露,受云雾,方得嫩芽几许月见草精油。仿制图章工具怎么用

初次兑水,抿一口康维欣,茶味极淡,茶香若有若无,但我知道品得白茶真味要等。两泡过后,此时叶片漂浮,令人心生愉悦。白茶之韵,是空山新雨后;白茶之味,是天气晚来秋。杯中叶芽细嫩,汤色浅绿,香气幽微,潘向黎说夏日宜饮白茶,的确如此。
明代田艺蘅《煮泉小品》中云:“茶者,以火作者为次,生晒者为上,亦近自然,且断烟火气耳燃气助动车。”记得新茶上市时陪父亲去茶市买茶,父亲拈叶少许嚼嚼说有烟火气,弃之另选。而白茶用的是生晒之法,可以说是真正的“不近人间烟火”。白茶的制作工序少,采摘新鲜芽叶,自然萎凋不炒不揉,直接晒干即可。白茶冠以白字,恰好也有这种朴素的意蕴。
车前子提到白茶时说有寄深情于更深的感觉。曾有人将车前子的文字喻为白茶,嗅之嫩香持久,观之玉白沉底,饮之清冽鲜爽。有白茶的意味的核力突破,还有丰子恺的漫画,尤其是那幅《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也是大片闲散的白,人去楼空,竹帘闲卷,一钩新月静静照着,木桌上的茶水正慢慢凉去。
人生,不仅有友人相聚的热闹时光,还有耐下性子去品味白茶的淡然的幸福时光。
以上内容系文摘



山西市场导报 法院文化周刊 刊训:
激情碰撞文化
诗意表述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