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5年03月11日
仙剑奇侠传1演员表【隔水相问】日下穿行(2):沅江,洞庭-隔水相问

【隔水相问】日下穿行(2):沅江,洞庭-隔水相问

闲话:关于沅江不想说太多,一生中去过一次就好,以前去过,现在就没必要再去。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只因为去过谍战深海 ,没来得及细细打量,就一跃而过,就像被阅读过的书本,总想着再去读一遍的,可是此情此景都不会再允许了。

第一辑 日下穿行
阳光对我身体旁敲侧击,我追溯到太阳。太阳高高在上,吊舟到绿滩,一副一副悬崖站列,也在时间的刀口上悄悄地变异宣美坊。
时间:2008-12-28
“这种感觉真好,特别是在你对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太知道的前提下,你像蒙着眼睛一样,满世界充溢的是陌生和不预知,景象一番番撞入。”
1
此次出行到达的地点是益阳沅江,2008年12月27日。沅江今日天气阴转小雨,气温没有降至零度,天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纱,我从益阳北站出发,九块钱的路费,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种感觉真好外挂人生,特别是在你对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太知道的前提下,你像蒙着眼睛一样,满世界充溢的是陌生和不预知,景象一番番撞入。当然如果有一个熟悉的人带着你去逛那最好不过,可也总有麻烦。所以既然我主意已定,哪怕是一时的意气,要承担一些不好的结果,我还是要出发,在路上,决定自己香泡树。于是现在铁定无疑地坐在沅江一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网吧里。
我想看看洞庭,一望无际的感觉,如把自己整个身体的杂质一齐抽掉一样。龙套王茫茫的水面茫茫的哀愁,水天相接,完全可以忽略一切的人,一切不安的事。这有可能是一次“不正确”的逃离狙击阿帕奇,是一次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泸县四中,正如一个病人想到“死”,想到一切的不再吴王李恪,就会在心中渴起无限的向往,想去被人夸大了的美的地方去。但这何尝是一种错呢?我相信如果一个人的意气还能支撑着TA勇敢或者毫不犹豫地去干一件事,那TA就是没有在一个人正确的时间里去干着一件正确的事。这完全是存在着有意义的一种“意义”。
上午十一点没过去几分,我坐的面包车抵达沅江车站。人烟稀少,竟或是陌生的人多,所以如临绝地。我在车站的收费厕所里问一个坐着收钱的妇人哪里可以看到洞庭,她告诉我在“北山大桥”上就可以,坐公交车过去。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无聊的人,我仅仅是为了看看,为看而看而来这地方的。人家安安稳稳坐在这里过着自己的生活,如果当时我对她说(而且是用普通话讲着)我是来这里来玩,她必定会在心里笑我,笑我的碌碌无为。没关系,既然都知道自己只是出来玩玩了,何必不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游客呢?“北山大桥,北山大桥,那一定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大桥!”,我在心里嘀咕。接下来就是坐公交车了,不知道哪趟我也不管,“那是一座大桥,目标很大,应该有很多的车都会往那里去”。
我凭着一个人对洞庭的直觉,坐了4路,去往东边。走了很远,路上只见和丘陵相比的微小微小的山包,一片接着一片绿葱的柑橘林,被梳理好种植冬作物的农田,一群又一群的灰鸟待在道路边一拨拨随疾驰而过的车子飞起;路边的居民楼的空地上时不时见到红灿灿的堆满了小山似的柑橘,有“宁乡仔猪”、“浏阳烟花”、“蒋记珠宝”的标志来回两遍地告诉车上的人。我不知道去往哪里,卖票的大叔问起我去哪里?我脱口说出“不知道”,而趁着车子的震荡将我这话掩盖后我又改成了“终点站”。
“那就得再加两块钱了!”
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谋取皇叔,乖乖拿出了要多给的钱。最终是彻底自己的直觉错了,就在终点站的一个不远的餐馆吃了中餐。那餐馆对面摆着一个卖碟的摊子,上有一台微型电视和很大的两个音响,摊主用一张碟里又乱又狂的歌厅里的“动感音乐”震动得这个小地方像了个中型城市的闹市区。
2
填饱肚子后,我只好坐原来的公交车回来。我想如果是在一个熟悉的地方这样坐着车子,一个人准会抱怨不止。但我不能抱怨了,当我心里还存有一丝对未知事物的寻找激情,就不能抱怨,就应该按下心来继续着一种单调的重复。坚定我这种信念的恐怕还有一半是来自我的爸爸事隔二十多年的叙述。在我不久前的一次回家,爸爸兴奋地向我回忆起他初次见识洞庭的情形,他不时挥舞着双手那滋味 汤潮,使用着夸张的语调。也是说的在沅江这个地方。
“那时你的眼里就只剩下水了,好宽的一片水!跟见到海一样!你叔的车子都是被一只大船载着运过湖对岸去的!”
当时我们坐在灶房的火坑面前,灯光微弱,火坑里的火热烈地照着他的脸,他左手拿着铁钳,右手捏着一支吸到一半的烟。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游历还能让他印象如此深刻,我真的想见识一下。见识一下我待在一个地方都快三年,就要走了还未见识到这个神秘的地方。
3
我在一位慈祥老人的指引下坐了一趟车去往一个叫“北山大桥”的地方。我坐车过了桥。被我误认为“北山大桥”的桥真实名字叫“白沙大桥”,是我们经常在电视里见到的那个。一只飞起在湖边的鹤,然后有人追在它身后大加感慨:我心飞翔伊利四个圈。是让每个人都随着“烟”雾蒸腾飞翔起来吗?我倍感疑惑。我在大桥上终于毫无疑问地见识到了洞庭,她的一小半,可以说是像她的脚趾那样微不足道的区域。我坐车过去,在离桥不远处下了车,见识了她周边的荒芜乐医,在荒芜中展开着这条路,一片枯萎的景象,我想大概一切应该就是这样的。我沿着一处湖岸艰难地走了一段路程,最后终于“步履维艰”,很近的房屋渔船在湖岸的蜿蜒水的深阔下显得异常遥远。这给人以一种启示:本不属于我的东西尽管近在身边我也触摸不到,也休想得到。最终仅在一片枯萎的芦苇里撒了两泡尿,以资纪念。
我渴望美,并追求着美:美的景色,美的处境,美的人蔡澜叹名菜。当现实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时,我只能寄希望于这种“逃离”。尽管后来我又会坐车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从车上下来,一阵寒风将我吹了一个转身,我猛然会清醒:我又回来了仙剑奇侠传1演员表!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就当一个梦!
你看,我和现实之间又是这么地容易“媾和”!
?
(此公众号来自于消失,扫描捉住它)

隔水相问(微信号:xi-quan)
新鲜丨简单丨好玩丨原创丨不深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