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2月23日
什么是天人合一【限时免费小说】修仙小贼身染怪病,获无敌神器,从此桃花转运···-免费小说大全集合

【限时免费小说】修仙小贼身染怪病,获无敌神器,从此桃花转运···-免费小说大全集合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池中仙女

一轮明月悬挂于高空,光辉洒下,映亮了整片湖面。波光粼粼地湖面,在星光的闪耀下,显得更加美轮美奂。
“仙女戏水……”叶玄的双手紧捂嘴巴,双目突睁,穷其一身之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因激动而惊呼出声。
“修长地美腿、盈盈一握地小蛮腰、雪白地肌肤、优雅地身姿、高贵地气质……哇!好极品的仙女啊!”
身藏暗处,叶玄偷窥的双眼冒光,口水直流。
不过,偷窥了一阵后,叶玄却是眉头渐皱。
“三天了,竟然一无所获!”叶玄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本来打算再坚持一晚,四处寻寻看有没有‘生意’,现在可好,居然撞上了一个仙女戏水。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我如何选择?”
叶玄心中无比纠结,却又无计可施。
望着湖中翩翩起舞的仙女,不放弃丝毫欣赏机会的叶玄的心中天人交战。
片刻后,叶玄终于以理智战胜了冲动,狠心离开了此地。
一脸郁闷地叶玄,急燥地游荡于密林中,口中骂骂咧咧。
“妈地,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我看还是再回去看上几眼吧。毕竟这等难得的机会,一辈子也遇不着一次。”叶玄想到仙女的仙姿,便就蠢蠢欲动,可再一想到云晶晶的病,立刻又摒弃了这最后的一丝杂念。
噼里啪啦!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撕杀声,以及一阵阵兵器交接的响声。
“恩?有生意上门!”叶玄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而后面色大喜,嗖得一声窜了出去,寻着声音地源头飞奔而去。
空旷地带,两帮人马正撕杀在一起,法力奔腾,刀光剑影,杀气逼人。
其中一个身穿灰袍的麻脸男人与一个老头对峙着。
麻脸男人身材枯瘦,一双眼睛几欲陷入脸部。他的肩头蛰伏着一头蝎形妖兽,长长地蝎钩泛着幽光,一看便是剧毒之物。
老头个子不高,阴恻恻地眼神让人看着极不舒服。他的腰间被一条细长的无尾蛇缠绕着,此蛇头部肿大,全身无鳞,一眼看去,像是被剥了皮一般。
“吴中有,你找死不成?既然知道我们是幽都府之人还敢打劫,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麻脸男人一声厉喝,“快快让路,若是耽误了我们办事,你就是长十个脑袋也不够被杀的。”
被称为吴中有的老头,阴冷一笑,摸了摸浑身油腻地无尾蛇后,道:“长乐谷是老子的地盘,方圆百里,老少皆知的事情,我可不管你们是什么府什么都的人,只要经过这里,就得交过路费。苗立群,别说你是幽都府的人,嘿嘿,就算是天剑宗的人到此,老子照劫不误宋桂玲。”
闻言,躲在暗处的叶玄心中不由得一惊,暗忖道:“吴中有?长乐谷的吴大盗?苗立群,幽都府的人,看其模样应该修为也不低。这二人至少都是神光三重境的修为。否则,也不可能降伏这两头品阶不低的妖兽。”
正当叶玄心中思忖间,远处的二人又说话了。
“吴中有,你可想清楚了?我们此次是给府主办事,府主威名想必你也清楚。而且,这次是前往天剑宗拜见孟长老,孟长老亲自点名要的东西,你若是敢打劫了去,恐怕不出三日,长乐谷就要被移为平地。”苗立群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连道:“不过,若是你放我过去,我倒是愿意把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替你在孟长老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日后你就可以搭上天剑宗这棵大树,到那个时候,你想打劫谁还不是任你挑选?”
闻言,吴中有立刻双眼一眯,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好,若是你告诉我,此次押送的货物是什么,我便放你离去。”思索了一阵后,吴中有咬了咬牙,有些难以决定地道:“老实说,天剑宗这样的顶尖势力,就算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得罪。”
“哈哈哈,好,吴兄果然是个聪明人。不过,既然你也清楚是孟长老亲点之物,这种泄密的事情,我是不敢去做的。”苗立群听后,立刻大笑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罗尼库尔曼,老子就先灭了你们再说,到时候你押送什么货物,我自会清楚。况且,杀了你们,也不会走露风声末世孤雄。”
闻言,吴中有突然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而后话锋一转,又道:“本来想看看是什么宝物,值不值得老子动手得罪天剑宗,现在一看你那表情老子就知道,此物肯定来历非凡。想必,你也是怕我听了这宝物之名眼红起来,来个杀人灭口吧?”
躲在暗处的叶玄听着二人的对话,冷汗直流。
“这两个老狐狸,你一言我一语的居然如此勾心斗角,这个苗立群真是不知死活,竟然还想骗过吴中有这种老奸巨滑的人。”叶玄在心中暗骂苗立群这个猪脑袋,“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的确如此,现在的苗立群真是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不过却来不及了。因为,吴中有已经挥刀斩来,那条无尾蛇也咻的一声喷出一道毒汁。
四周瞬间便是一片杀声震天,乱作了一团。
“吴中有,你欺人太甚墨一只!”苗立群终于怒了,右手一翻来福士电影院,一杆通体泛光的长枪出现了,嗖得一声就刺了出去。肩头的毒蝎子也猛然间飞窜下地,突袭至吴中有身前,拦下了无尾蛇。
这二人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之辈,瞬息之间,刀枪相触,就已经大战了近百回合。
再看地面上,一蛇一蝎也尽显神通。无尾蛇通体被一团紫光包裹,口中不断地喷射出一道道地剧毒之液。蝎兽的身躯相对而言较小,但长长地蝎钩却是无比迅猛,攻势一点都不比无尾蛇的弱。
空中,吴中有的大刀闪着青光,似乎跟随着他的真元波动而一闪一闪。
苗立群的长枪也不弱,被主人的真元包裹着,显得更加耀眼夺目。
二人大战的难解难分,各自的手下也不弱,都已经杀红了眼,地上的尸体不一会儿就躺了一片。
“好家伙,这二人的兵器皆是厉害法宝,品阶肯定不低于中品法器。”叶玄这个穷光蛋开始眼红了,“先捞一些死人的东西……”
言罢,叶玄的身形突然间凭空消失不见。
“吴中有,难不成你真要与我幽都府为敌?”
数百回合后,苗立群脸色苍白,灰袍都快成了门帘,身上的鲜血把灰袍染成了红色。
吴中有也不好受,大刀握在手中有些颤抖,嘴角有些溢血,不过却没有苗立群那么狼狈。
二人停战之后,目光一同扫过地面,脸色顿时难堪之极。
因为,地面上的一蛇一蝎居然一动不动,蛇身被蝎尾分割数截,蝎头也被毒汁化浓成了一滩浓水。
这一蛇一蝎居然同归于尽了!
吴中有心中滴血,精心降伏的二级妖兽无尾蛇居然就这么死了。而且,惜日陪伴自己身边的手下们也一个个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此刻,他终于犹豫了西来古镇。
“自己与对方如此不要命的拼个两败俱伤,却不清楚自己所抢之物到底是何宝贝,这等蠢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干下去了。“想到此处,他狠声道:“废话少说,给不给看?不给看就再战几百回合!”
“吴中有,宝物给你看一看也不是不成。但是,前提是你发誓看了之后要放我们离开。”苗立群同样损失了一头二级妖兽,心中如刀割。不过,看到四周的惨象后,他也不再计较了。
于是,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沉声道,“若是你不答应,就算我死,也要毁了那宝物,让你一根毛都落不着。”
吴中有冷哼一声,丝毫不领情,道:“早知如此,杨柳松何必当初!好,现在就把宝物拿出来!”
“你先发誓!”苗立群也不让步,“就以天劫来发誓,你若不守诺言,就渡不过天劫,灰飞烟灭!”
“你!”吴中有勃然大怒,这种以天劫发誓的誓言可谓是修行人士的大忌,狠的不能再狠了。
不过,当他看了看四周的惨像,也就不再说话了。
“好!”吴中有恶狠狠地唾了一口,伸出手掌,面向明月,道:“我吴中有今日在此发誓,若是食言而肥,就被天劫轰死。”
苗立群满意地笑了,也不废话,只见他手上光芒一闪,一株泛着神光的药草出现了。
“九曲灵芝!”
当吴中有看清那株药草后,立刻骇然失色,不可置信地问道:“这真是九曲灵芝?”
苗立群得意地笑道:“对,这正是九百年一株的九曲灵芝!孟长老练功出错,时常会有寒毒攻心,所以欲用此药来解毒,恰好我幽都府有一株。”
“嘿嘿阴阳冤,居然是九曲灵芝,值了,真值了!”
不过,让苗立群脸色大变的是,吴中有居然眼冒贪光,丝毫不惧刚才的誓言,扬起大刀就斩向了他的右掌。
苗立群仓促应战,右手中的九曲灵芝都未能来不及收起,只好往空中一抛,长枪一闪而出,迎向了吴中有。
“吴中有,你个卑鄙无耻、下流之极的小人,我就是毁了这九曲灵芝也不让你奸计得逞。”苗立群击退吴中有后,立刻折返原地,长枪刺向正在从空中落下的九曲灵芝。
这一枪如果刺中了,九曲灵芝立刻就会变成一堆碎末。
“找死!”吴中有发现后,立刻大怒,手中的大刀嗖得一声射了出去,直插苗立群的背心。
苗立群似乎是抱了必死之心,也要毁掉九曲灵芝。所以,即使大刀刺入背心也不曾动容,长枪依然挺得笔直。
眼看九曲灵芝这种珍贵药草就要被毁,吴中有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了,而苗立群惨白的脸上也渐渐露出笑容……
唰!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刻,一道光芒闪过,九曲灵芝被光芒包裹着一瞬间消失在了密林中。
“啊……”苗立群看见后,双目一瞪,立刻气的一声尖叫,直接吐血身亡。
吴中有也是愣了大半天,这才怪叫一声,拔出苗立群尸体上的大刀后,急忙冲向密林之中。
“哈哈哈,九曲灵芝!我竟然从两个神光境的高手眼皮下抢出了九曲灵芝……”叶玄兴奋地狂奔着,但是,他的身形却似乎融入了这片大自然,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他的人,就连影子都没有。
“何方鼠辈,居然敢在老子地盘抢东西,快快交出东西,否则让老子捉住了你,剥你的皮!”
身后传来了吴中有发狂的咆哮声,叶玄立刻脸色一变,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
疯狂潜逃了近一柱香的时辰,吞服了数粒复灵丸。可是,叶玄仍无藏身之处,想到了之前偷看仙女洗澡的小湖,毫不犹豫地又朝着小湖的方向逃去。
片刻后,叶玄终于望见了湖面。不过,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之前的仙女,仍在湖中。
“这可怎么办?”叶玄心急如焚,“再不躲起来就要现形了。”
“鼠辈,快快滚出来!”
远处传来吴中有的咆哮声,叶玄来不及多想,咬了咬牙,立刻猫身潜入了湖底……
第2章 猛吃仙女豆腐

叶玄身披隐形法衣,口服易容丹。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真是没少干。
这两样宝物,杀人越货时,简直就是居家必备之物。
如今的叶玄,除了这两样宝物可以拿出来炫耀炫耀,其他的也没有一件能让人眼谗的东西,绝对是一个穷光蛋修士。
以他如今开元三重境的修为,也就敢偷一些价值不高的宝物,真正的抢,这还是头一遭。而且是从两位神光三重境的高手之中抢夺,彼此之间,境界相差一个大境。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叶玄穿过丛草,悄然而入,湖中戏水的仙女游戏地入神,根本没有发觉。
收敛气息,叶玄迅速地从湖底游到了仙女身下,在湖底,叶玄又看到了让他兴奋地一幕。
仙女的赤足、赤腿、还有被湖水飘起的衣裙而露出来的翘臀……
这身材……叶玄真是有些血脉喷张的冲动。
不过,身处险境,叶玄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猛然穿出水面把仙女给摁进了湖中。
湖面荡漾了一阵,就归于平静了,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吴中有杀气腾腾地飞在半空中,他已经把这片密林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出抢走九曲灵芝的人。
“混蛋,卑鄙无耻、下流之极的小人,老子好歹也是大盗,光明正大的打劫,你竟敢在祖师爷面前玩偷天之术!”吴中有气得七窍生烟,刚刚大战过的旧伤,立刻使得他脸色一白,溢出一口血水。
吴中有仔细地在此搜查了一番,就差钻到湖底看一遍了,这才毫无所获的不甘离去。
而就在吴中有刚刚离去不久后,另一头的湖面却钻出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像是久未呼吸过空气一样,在那里狠狠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叶玄吐出几口湖水,忍不住把目光又投向了一边的仙女身上,这个仙女此时正咳咳个不停,像是被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里一样。
“你不用咳了,药效过后,你的真元,还有你的声音会自动恢复如初的。”叶玄略显不好意思地道,“刚刚被仇家追杀,所以才不得以而为之,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记恨我啊。”
仙女听了之后,立刻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伸出拳头就要揍叶玄。
“喂,你别不识好歹啊,老子和你好说好商量的,你莫要得寸进尺啊,惹急了我现在就……”叶玄推开仙女,恶狠狠地道,还装出一副要干坏事的样子,不老实的眼睛不停地瞄来瞄去……
仙女此时浑身湿漉漉地,衣衫长裙紧贴娇躯,更加凹凸有形。
“哼哼,刚才摸也摸了,亲也亲了,不过那些都是被逼无奈。如果你再这么闹下去,我可来真的了。反正这里荒郊野外的,办点事情也不会被人知道。你虽然修为厉害,但现在就是个失去真元的弱女子……”叶玄哼哼着,手指了指另一边,道:“乖乖地去那边去,我恢复灵气马上离开。”
仙女双目含泪,隐隐有种欲哭的感觉,好几次都皱了皱鼻子,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了却又被恶人先告状的小孩子……
“咦……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叶玄突然望着仙女的背影叫了一声。
闻言,仙女娇躯一颤,立刻急忙跑到了不远处,乖乖地抱着双膝蹲在那里。
如今还未脱离险境,叶玄也不敢在此多做停留,于是连吞了几颗复灵丸后,就开始调整灵气。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叶玄恢复了灵气,他看了看仙女,发现她仍旧在那里,乖乖地蹲着。
“好了,我就不带你离开了。差不多再有半柱香的时间,你也该恢复了,我得提前跑路,否则被你捉住了,肯定免不了一顿狠揍。”叶玄自顾自地道信宜老乡网,“像你们这些视贞节为性命的仙女,被我刚才如此亵渎,恐怕杀了我都不觉得解恨!呵呵……”
自嘲的笑了笑,叶玄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直接飞奔离去……
不过,叶玄失算了,他太低估了仙女的修为。
他原先估计仙女还需要半柱香的时间来恢复,却没有想到,他刚刚前脚离去,仙女就已经开始调整灵气了。
不一会儿,叶玄就发现了狂追而来的仙女。
没办法,叶玄只好又披上了隐形法衣……
在野外躲躲藏藏了一夜郄怎么读,终于把仙女甩掉了。不过,让叶玄有些无语的是,他的复灵丸也都用光了,如果再赶不回来,恐怕就要被发现了。
“侥幸,娘嘞,纯属侥幸……”叶玄关上房门,背靠着门暗自心想道,“不过,她的样子,我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太好了,这一次收获太巨大了。”叶玄望着右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兴奋地笑道。
这一枚紫玉戒是云晶晶偷偷买给他的。否则,以他这个穷光蛋的身份,如何能够买得起价值三万天晶的空间戒指。
“有了九曲灵芝,晶晶的痛苦肯定会减轻不少。收拾一下,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妮子……”
叶玄一想到云晶晶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儿就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叶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就兴奋地出门了。
在云涯阁中,叶玄这九年来只有一个朋友,那便是云晶晶,他们每天都约定好在云霄殿见面。
因为,云霄殿是云涯阁历代阁主召开大会的地点,一般都不会轻易有人去,所以这也是他们从儿时一直玩到现在的唯一一个地方。
此刻,云霄殿中正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女子翘首以盼的望着外面,似乎在等待着谁。
“叶玄哥哥,昨天夜里你去了哪里,为何不在房中?”看到叶玄出现在门口后,女子松了口气,但却装出了一副生气地样子,质问着叶玄。
叶玄嘿然一笑,道:“怎么?小妮子,你喜欢我啊?这么关心我,又想管制我,不会是想当我婆娘吧?”
女子的小脸蛋腾地一下红了,红扑扑地样子立刻又是把叶玄逗的大笑了几声。
“叶玄哥哥,你就欺负我,我不和你好了。”女子轻轻一跺脚,转过了身去,小脸蛋上荡漾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幸福之色。
叶玄看到女子转过了身,于是打了个哈哈,问道:“晶晶,为啥云伯父要给你取这个名字啊?”
闻言,云晶晶不满意地哼道:“那次不是和你讲过了吗?这次还要问,哼!”
“我就是好奇,你名字里为什么要有六个日字啊?”叶玄一本正经地问道。
云晶晶轻轻皱了皱眉头,道:“哼,我再给你讲一次,以后不许再问。”
“是……是……”叶玄连忙点头,眼中却闪过一道狡黠之色。
“小时候,爹爹发现我的体质是阴煞体后,就找了好多医术高明的医师为我治病。”看到叶玄连连保证,什么是天人合一云晶晶才开始讲了起来胡克尔,“不过,一个又一个的医师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又都走了,他们都无能为力……”
“后来,爹爹在一次寻访名医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高人,那位高人在没有见到我的情况下,就得知了我的病况。”
“高人说,我的病已经无药可救了。当时,爹爹极为生气,以为高人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人,于是就起了杀人之心。”
“不过,爹爹和高人大战了数百回合,都破不了高人的一招。至始至终,那位高人就出一招,以一招破万招,爹爹最后才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后来,高人就告诉爹爹,说我体质偏阴,命中多水,需要阳火补过,世间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根治,只能从我的命格中改变……”
“然后,高人就告诉爹爹,要为我起一个女子名字,但却不能缺少阳火。”
“于是,爹爹就给我起了名字,叫晶晶。因为我命中缺火,三火为焱,不能起焱焱,听起来像男孩儿,所以只能叫晶晶,这样,听起来又像女孩儿,看上去,却其中又有火……”
“缺水起淼,缺金起鑫,缺火起焱,缺日起晶……”叶玄念了几句,猛的笑道,“你这名字哪是缺火啊?明明就是缺日嘛……”
“哈哈哈……”
闻言,云晶晶立刻羞的满脸通红,佯装怒道:“叶玄哥哥,你真坏,你不要再笑了,你再笑我要生气了!”
“好,不笑了……哈哈……不笑了,真不笑了……”叶玄咬着舌头,忍了大半天,终于把此事揭过了。
云晶晶这会儿也终于明白了,叶玄就是想拿她寻开心,所以才一直追问着她名字的来由。
想到那令人害羞的名字含义,云晶晶又是忍不住红了脸,胸口扑嗵扑嗵地跳。
过了一会儿,叶玄终于想到了一件事情,正色问道:“晶晶,上一次给你的五色药草,你让云伯父给你炼化成丹药了吗?”
云晶晶一听,立刻转过了身子,潮红的脸蛋上挂上了笑容,道:“恩,爹爹已经给我炼制成丹药了,你看……”
说着,云晶晶伸出了白皙的五指,手指上也戴了和叶玄同样的紫玉戒。
随后,她手掌一翻,掌间多出了一颗丹药,上面泛着五道色彩,而且丹香浓郁。
“这是……人级上品丹药?”叶玄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云晶晶摇摇头,嘻笑道:“不对,你再猜……”
“咕噜!”叶玄喉咙滚动了一下,不可思议地问道:“难道是人级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