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5年07月30日
亵渎好看吗【韩锡璋悦读茶坊】《你的茶里,有一幅画》《茶画里看茶趣意多》-韩锡璋悦读茶坊

【韩锡璋悦读茶坊】《你的茶里,有一幅画》《茶画里看茶趣意多》-韩锡璋悦读茶坊
你的茶里,有一幅画

一杯茶六道金刚咒,能有多大?
左右不过一只茶碗。
柴米油盐酱醋茶时,它是生活。
琴棋书画诗酒茶时,它是雅事。
但有时候谢保军,它就是尘世中的一幅画。

云南古树普洱辫子茶,据称系非物质文化遗产
草木精华,闻香识茶,是工笔画
喝茶,一向是从容的事,像工笔细描,勾勒出一片树叶最曼妙的线条。
一刻不得闲的人,是不忍心喝茶的。茶的珍贵,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它不强求人有钱,却格外需要人有闲。不是要人非得成为茶道高手,也不是要人专研茶中礼仪,只是,茶需要在一生只得一次认真的绽放里,让人们瞧见它青春的模样。所以,若真的是忙忙碌碌不得闲,怎能忍心辜负,茶在每一次冲泡里都不一样的味道?

一杯好茶,需要一个有闲又有心的人来成全。茶的青春岁月,全都交付在了茶人的一双手里。从出生展芽,到采摘、发酵、炒制、包装,茶是穿越了千山万水,才能静默地出现在茶人眼前。若真心爱茶,定然舍不得对茶席随便。灯光、香炉、花瓶、茶宠……数不胜数的精心点缀,总不能是心血来潮一夕完成。那细心思量的日日夜夜,是对茶最好的尊重。
茶从未要求懂它的人是高人,对茶来说,世上最好的人,便是有心人。茶的心事,在有心人的眼里,从未错漏过一丝一毫。

有甘有苦,悲欣交集,是写意画
茶是认真的,认真而不刻板。若能再用心一些,眼中的茶,便成了水墨晕染的写意画,不执着于形,而妙悟于心。
很多人在与茶初识之时,都觉得茶只有一种无差别的味道——苦涩。年少时饮茶怒剑啸狂沙,茶有什么好?那时候的茶,好像只剩沧桑而古板的一张脸,散发不出诱人的气味。

后来,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茶。那是因为见多识广的阅历,已然渐渐让人有了麻木而又挑剔的舌头。原来,世上千百种美味,到最后,都敌不过回忆里深情辗转的余味。茶在那一刻,终于有了其他的味道。经年的往事,在茶中一一浮现。一盏茶间驱魔人前传,仿佛已游历了半生。苦涩后的回甘,是全心付出后,甘之如饴的心跳。百转千回,到了最后,只记得那一盏茶香的清新美妙。

一九四二年九月一日下午,弘一法师在离世前,只在一张纸上留下了“悲欣交集”四字。一生的惊才绝艳,最终都归于佛门的悲悯寂静。除了能将甘苦滋味融于一身的茶,还有什么,可以用味觉完成对世间更好的总结?茶的写意,方寸之间,只留下了平静与洒脱。若众生皆苦,茶便与你同苦。若心中有甜,茶也从未掩饰,那喉间的甘甜。

随遇而安,坦然相对,是人生的画
人生浮沉,恰如沸水烹茶。茶汤,像一面镜子,悠悠的照见了岁月,韵味悠长,却又寂静无波。
随遇而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被误读成随波逐流。随遇而安,其实只是能够坦然相对而已。安然,便没有抱怨。坦然,便不生疑虑。茶是有气度的真君子,无论际遇如何沉一枝梅归来浮,始终不改其香。不讨好,所以,自有那来自叶中的苦,不卑微,所以,仍能保有那回味后的甜徐新颖。

不卑不亢,是人生风景里,最好的模样。因为坦然元大鹰,所以不会因为怀才不遇,就看不见春暖花开,不会因为命运坎坷,就听不见燕语呢喃。茶的整个生命所积蓄的生机和绿意,终于可以在人生的画卷中,静静流淌,生生不息。

爱茶的人总是美的。而你的茶里,又有一幅什么样的画呢?
品茶也如同品自己,当你端起茶轻茗入口,芳香馥郁,清新透体之时
此时的你是否也在品味你自己呢?
文章来源:茶可载道(gh_d816002d04a7)
茶画里看茶趣意多

茶与画的结缘,在中国茶文化中有特殊的地位。
茶为大自然之物,虽经人采摘制作,但仍还原了茶本来原味。若喝茶之人品行高洁,又能以平和之心,以无欲无求之态,以虚明之心,回归本源,便能以茶同归自然,以达天人合一之境。这便是茶人之最高境界。
绘画,亦讲心画,讲求平和之心境,人格之修养,德行之完善高岭爱花,艺术之修炼。绘画的出现最开始是作为“成教化,助人伦,明劝诫,著升沉”的功用,直到魏晋六朝之时玄学的兴起,人们开始注重养生,个人的主观意念开始凸显,人们开始放浪形骸地表现自我个性

《事茗图》明代唐寅全图
茶有禅意,茶禅一味,不少画家借画反映出不少深入浅出的哲理,耐人寻味。可以说,茶画是水墨与茶情茶意的完美结合,细品茶画仿佛能听到那茶水叮咚,嗅到茶雾里的飘香。茶画里通过对古人闲适生活的刻画,让人们在探究画作中各处细节时充满了新奇感,每次欣赏都有新发现。
刘松年《撵茶图》(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撵茶图》描绘了宋代从磨茶到烹点的具体过程、用具和点茶场面。
画中左前方一仆设坐在矮几上,正在转动碾磨磨茶,桌上有筛茶的茶罗、贮茶的茶盒等。
另一人伫立桌边,提着汤瓶点茶(泡茶),他左手边是煮水的炉、壶和茶巾,右手边是贮水瓮,桌上是茶筅、茶盏和盏托。

一切显得十分安静整洁,专注有序。画面右侧有三人,一僧伏案执笔作书,传说此高僧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书圣”怀素。一人相对而坐,似在观赏,另一人坐其旁,正展卷欣赏。画面充分展示了贵族官宦之家讲究品茶的生动场面,是宋代茶叶品饮的真实写照。
阎立本《萧翼赚兰亭图》(唐)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面有5位人物,中间坐着一位和尚即辨才,对面为萧翼北京抢抢族,左下有二人煮茶。画面上,机智而狡猾的萧翼和疑虑为难的辨才和尚,其神态维妙维肖。画面左下有一老仆人蹲在风炉旁,炉上置一锅,锅中水已煮沸,茶末刚刚放入,老仆人手持“茶夹子”欲搅动“茶汤”,另一旁,有一童子弯腰,手持茶托盘,小心翼翼地准备“分茶”。

矮几上,放置着其它茶碗、茶罐等用具。
这幅画不仅记载了古代僧人以茶待客的史实,而且再现了唐代烹茶、饮茶所用的茶器茶具,以及烹茶方法和过程。
钱选《卢仝煮茶图》元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这幅《卢仝煮茶图》选取的正是卢仝刚刚收到孟谏议遣人送来阳羡名茶、迫不及待地烹点品评的典型场景。
画中的玉川子白衣长髯,在一片山坡上席地而坐,身后有芭蕉浓荫、怪石嶙峋。身左有书画,身右为茶盏。

旁立一人,显然是孟谏议所差送茶之人,前方一仆人正在烹茶。画中三个人物,目光集中在那个茶炉上,自然地形成了视觉焦点。

同时,画面上这只鬲式朱泥茶壶非常值得关注。因为它与时大彬制宜兴三足紫砂圆壶,相似度可以说是超过99%!

紫砂壶的何时开始出现之后又是如何发展兴盛,在学术界一直有很大争议刘翔多高。
1976年,宜兴红旗陶瓷厂在丁蜀镇羊角山施工时,发现了一座古窑址,根据窑址堆积层中发现的北宋时期的乱砖以及早期紫砂残片,考古人员推断紫砂应始于北宋。

但所谓孤例不证。
所以紫砂的起源虽有争议,大多数学者依然认为,宋代只是它的摇篮,发现了紫砂泥,但并没有实际用于生产。李元玲

唐寅《事茗图》明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图中描绘了文人雅士夏日品茶的生活景象。近景巨石侧立,墨色浓黑,皴染圆润,凹凸清晰可辨。远处峰峦屏列,瀑布飞泉,屋舍置于四山环抱的幽谷之中极速追击,清净宜人。画面用笔工细精致,线条秀润流畅,墨色渲染精细柔和天下倾歌。

画面左右两侧以悬崖、树石近景遮挡,峰岚秀起,山间飞瀑鸣泉,山下流水潺潺。茅屋数间,开轩面水,似世外桃源。

双松下茅屋中,坐一读书之士,桌案旁有壶盏,隔间里屋有僮子在烹茶。

屋外一老者拄杖于桥上缓缓而来,抱琴僮子紧随其后。
泉水轻轻流过小桥。透过画面,似乎可以听见潺潺水声,闻到淡淡茶香。具体而形象地表现了文人雅士幽居的生活情趣。
作者自题:“日长何所事,茗碗自赏持。料得南窗下,清风满鬓丝。吴趋唐寅。”钤“唐居士”。另有清乾隆御笔题记:“记得惠山精舍里,竹罏论茗绿杯持。

《唐人宫乐图》 佚名 唐
台北故宫博物院 收藏
画面描绘了一群宫中女眷围着桌案宴饮行乐的场面,共画十二位人物,其中贵妇十人,一个个高挽发髻,衣着华丽,姿态雍容,环案而坐,两个侍女则是站立长案边,在旁侍候,她们吹奏畅饮思想潮,好不热闹。

该画的局部展现了一只曲子演奏得正浓的一刹那,一位贵妇举起茶杯小酌的场景。
据考证,《唐人宫乐图》应是完成于晚唐,正值饮茶之风盛行之时,茶圣陆羽《茶经》便完成于此际深夜地下铁。在唐朝以前,喝茶都属于粗放式煮饮法,从这幅宫乐图可以看出,茶汤是煮好后放到桌上的,之前所有的煮茶过程应该由侍女们在另外的场所完成。饮茶时用长柄茶杓将茶汤从茶釜盛出,舀入茶盏饮用盱眙万事通。可以说这是典型的“煎茶法”场景的部分重现,也是晚唐宫廷中茶事昌盛的佐证之一。
《斗茶图》 阎立本唐
故宫博物院 收藏
这幅画生动地描绘了唐代民间斗茶的情景。
画面上有6个平民装束的人物,似三人为一组,各自身旁放着自己带来的茶具、茶炉及茶叶,左边三人中一人正在炉上煎茶,一卷袖人正持盏提壶将茶汤注入盏中,另一人手提茶壶似在夸耀自己茶叶的优异。右边三人中两人正在仔细品饮,一赤脚者腰间带有专门为盛装名茶的小茶盒,并且手持茶罐作研茶状,同时三人似乎都在注意听取对方的介绍,也准备发表斗茶高论。整个画面人物性格、神情刻画逼真,形象生动,再现了唐代某些产区已出现的斗茶情景。
丘文播 《文会图》(五代)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面上有树石胜境,环境幽雅,榻上有文玩奇珍。有四学士坐榻上,有谈者、书者、操琴者,恣态各异,神态生动。周围侍者五人,有捧茶碗、酒杯的,捧琴的、抱物的。
描绘了当时文人相会,以饮茶、喝酒、拂琴、书画为乐,抒发了当时士大夫们的悠闲情趣,显现了文人画在表情达意方面的艺术特色。

清明上河图局部
古为今用,将古人的生活和今人联系在一起,通过欣赏古人留下的茶画,我们也能从中探索一些与茶相关的文化内涵。
茶道,画道,属精神文化活动,与功利无关。这个状态是放松的、愉悦的、用心的。无论是喝茶、作画、赏画,都要在意识上泯灭物我的界限,以全身心去与茶(或画)进行感情的交流,通过物我之间的相互融通,去感受人与茶(或画)之间的亲密关系,以达物我玄会之境。喝茶或作画时,若心无挂碍,身心放下,不躁不乱,全身融入,便是“禅茶”或“禅画”了。

傅抱石《蕉荫煮茶图》
茶道与画道均道法自然,崇尚意境。茶道。自然美是朴质的罂粟妃,它发挥为天之自高,地之自厚,亵渎好看吗花之自开,月之自明,自在有为,淡然无极。这在茶道中发挥为朴质简略,纯任心性,不造作,随意之境而心神会合;在画道中发挥为心无挂碍,随性而为,以超然之心,任性挥写而营建画之意境。

陈洪绶《品茶图轴》
一幅好的画境,看着日本茶道。往往亦是茶境,如倪云林的《容膝斋图》,近处以折带皴写出石岸,几株枯槎,与画道。一座孤亭,一湾湖水,远处以淡笔画一抹远山,极为荒寒孤寂,画面自然,不着陈迹,莹洁素雅珲春信息网,不沾尘烟。这样的绝尘安宁之境,不正是禅坐、品茗之意境么?

图文来源:太史瓷
温馨提示
本公号旨在推广美文,厚植人文情怀,在喧嚣的世界里为喜欢静雅的微友(文友)拓一方小小的诗意栖居地(茶坊)。无任何商业等私利,纯属一种职业习惯和使命驱使的公益行为。倘所选文章有涉“侵权”抑或说“未经授权”,望在公号或文末留言处说明,我们将及时删除。感恩理解!多谢合作!



山西市场导报 法院文化周刊 刊训:
激情碰撞文化
诗意表述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