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06月23日
亚述学【韩锡璋悦读茶坊】《四大名著首尾诗词,万千悲喜终归一悟》、《九个极美词牌,时光里的惊艳》-韩锡璋悦读茶坊

【韩锡璋悦读茶坊】《四大名著首尾诗词,万千悲喜终归一悟》、《九个极美词牌,时光里的惊艳》-韩锡璋悦读茶坊
四大名著首尾诗词狞猫,万千悲喜终归一悟
人生,最重要的节点,
是开始和结束。
所谓生与死六面兽,
一个眸子纯澈映满希望太平柜,
一个回首望世事已沧桑,
当这起点和终点连接在一起,
人生的真谛刹那洞明,
人生的滋味铺天盖地。

小说,
写的也是人生,
最深的滋味也在开始和结束处。
四大名著用诗词开场和落幕,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诗意,
不论是喜乐还是哀悲。

- 01 -
红楼梦
风月情长,终究梦一场
红楼是一场梦,人生是一出戏。梦迷梦醒,戏里戏外,红楼的开篇和结尾诗词,意味也有这样的两重。
梦里是荒唐
从小说本身,红楼的开篇词就是那首《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
试遣愚衷。
因此上,
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曹公说,红楼“大旨谈情”,红楼的梦里是一场情天恨海。世间之人,一个个都是情种,只是有真情和妄情,人情和欲情。流落在人间风月场上。
其中充斥的是什么呢?奈何,伤怀,寂寥,愚衷。纵然曾经金玉满堂,也终归是一场追怀和悲悼。人间风月,一场虚妄。
这就是人生的滋味。想想你的人生,已经有了多少了结和落幕?

所以红楼的结尾,乔引娣是散场。曲终人散或许让人伤感,繁华落尽、生死茫茫更是无尽凄凉。小说本身的收尾诗词,正是那首《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凋零。
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
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
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
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
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生百态,人的欲望和路途也有千万种,可是结局却宿命般地奔向同一个——终究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镜花水月一场空,梦幻泡影真如梦。
那么我们曾经又争什么、乐什么、哭什么、痛什么、挣扎什么,放不下什么?
也许,眼终究要看尽沧桑,心终究要味尽凄凉,有些事才能不再挂心上。这或许就是所谓道行。
在此之前,也许就只能该怎样还怎样。但至少,心中明了,总是好的。

戏外是荒凉
红楼,还有另一种开篇和结尾,那是作者的自况。更真实,也更残忍。
甲戌本第一回的回前诗说: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开篇诗又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结尾诗再说: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从这自况看,对于这情天恨海,写故事的人依旧是放不下的,人生难免会有耿耿于怀。
尽管故事的开始,就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故事的结束,也告诉我们终究是一场空。但那更多的,是作者的痴想,和向往。就如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桃花源。
张爱玲说:时代是这么的沉重,不容我们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
还有一句话说:懂得了太多的道理,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这是人生最无可奈何的真相。
可是红楼的故事依旧是空蒙的,那是一种梦后的醒,痛后的悟施陶芬贝格。于是我们就还可以抱着一份希望:所有的苦都不会白受,所有的泪都不会白流,所有的不堪都自有落场,只待水到渠成。
大彻大悟或许太奢侈了。可总算还能够把人生所历的所有苦痛哀乐,当作更通透一些的粮。

- 02 -
三国演义
心机,天机,契机
三国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其实是一场后果前因。你非要懂得了过程,看到了结局,才感悟得到最初。这或许就是所谓返本归元、返璞归真。
开始也是结束
三国的开篇,借用了明代大学问家杨慎的一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用在三国,最合适不过。我们仿佛看到一位曾经叱咤风云、阅尽世间成败的白发老者,站在离开的小船的船头,端着杯中酒,唱着这首歌。
这种境界太高。功名争斗,哪怕是三国中搅动风云的英雄们,也始终沦陷在这个角斗场,脱不开,逃不掉。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的漩涡里,也何尝不是如此清肺胶囊。
但起码我们能够由此知道:顿悟,是需要跳出来的,跳出人间种种利欲纠葛;就像我们作为局外人,看着三国中的是非成败转头空,历史中的浪花淘尽英雄,才能秋月春风笑谈中又见春天。可惜,世人争做的却是当局者。
如何跳出来呢?观心,观人,观世间,观自在。
三国,一开始就把最高处,轻轻而重重地搁放在我们眼前。

结束也是开始
三国的结尾,有一首长诗,尽说那个金戈铁马的英雄时代。最深彻的是最后一句: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这让我想到《三国志·诸葛亮传》里最后那句话:盖天命有归,不可以智力争也。
这就是天数。
于是我们就更能理解开篇那首词的意味——那样的旷达之人,不只是经历过、跳出看,就可以的;他还需要看到和明白“天数”这个东西。
古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命不可违”,又告诉我们“尽人事,安天命”。人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不能也不该对结果太过执着,太挂心上。
有时候,往往是这句话最管用:这就是命。由此,生命开始有所悟。
开始也是结束,结束也是开始,三国的故事如一个闭合的圆。人间争夺,本是这样循环不尽。
故事之中,是心机;故事之外,是天机。对于顿悟,是契机。

-03 -
水浒传
尘归尘,土归土
水浒,大体说来就是一个义字当先、替天行道却毁于一旦的故事,扑面草莽英雄气,一场江湖侠义志,万千无语悲凉意。
所以开卷词才流露这样的气质: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
谈笑看吴钩。
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
七雄扰扰乱春秋。亚述学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
更有那逃名无数。
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
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
恐伤弓远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仿佛笑傲江湖,似乎遗世独立。对于水浒故事,这真是完全看客的心思,像饮酒品茶听着评书唱曲。
而水泊梁山却是一个悲剧,比起红楼的悲剧,其中的现实更沉重,更真实。
所以这开卷词中的潇洒与冷眼或许都是装出来的——什么看淡名利、隐迹书林、儒流俊逸,都分明是一种在现实面前的无奈和不得已。

这种情绪,在结尾处的几首诗中,终于明白流露出来。
先是说梁山108好汉:
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
千古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雄。
看上去是众神归位,永受香火供奉,青史留名。可想起梁山英雄们的故事和结局,却多少带着些“尘归尘,土归土”的悲凉感。这是一种通透,也是一种奈何。

然后诗说:
莫把行藏怨老天,韩彭当日亦堪怜。
一心征腊摧锋日,百战擒辽破敌年。
煞曜罡星今已矣,谗臣贼相尚依然。
早知鸩毒埋黄垠,学取鸱夷泛钓船。
替天行道,建功立业,为国尽忠,可是“谗臣贼相尚依然”,有什么用呢?早知如此,不如学范蠡归隐江湖泛舟而去。这种无可奈何和心底的悲愤,更加重了。
最后诗说:
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平生志已酬。
铁马夜嘶山月暗,玄猿秋啸暮云稠。
不须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
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这或许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即使无用,终究已无愧于心。即使心中再多不甘,心上是萦绕不去的遗憾和悲哀,却已经无憾了。
人生的滋味,本是如此。
人生的玄机,本是难以捉摸。只好但求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 04 -
西游记
始于慈悲,终于觉悟
《幽梦影》里说,西游是一部“悟书”。
比起上面三部,它的主题更直接,调子也更温情——四大名著里,只有西游是“喜剧”,虽然同样历经坎坷,却有着皆大欢喜、不复更求的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佛家的故事。而佛家的主题只有两个:慈悲,和觉悟。西游记也同样如此。
开篇诗中说: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从混沌鸿蒙、开天辟地开始,却落在仁善二字上,这就是西游的慈悲精神。老子言道德;德,即是人之道。

西游结尾时,有两首诗:
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
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
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
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
一体真如转落尘,合和四相复修身。
五行论色空还寂,百怪虚名总莫论。
正果旃檀皈大觉,完成品职脱沉沦。
经传天下恩光阔倪传婧,五圣高居不二门。
最后引用,是佛家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在结束处丰镇天气预报,慈悲与觉悟的主题依旧在,而且道出了慈悲才能觉悟之理,这正是大乘佛教的精神。
说起来,西游的主题似乎简单多了。可是莫忘了,在开始和结束中间的九九八十一难,那无数的误会和委屈、挫折和历练。觉悟,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比起其他三部名著,西游的珍贵更在于:承受磨难的意志、战胜挫折的勇气、矢志不渝的坚韧,都来自慈悲之心、觉悟之求,而不是因了欲望和执念。
这就是不忘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四大名著的故事和主题各有不同,但结局却不约而同地走向了空悟之境。这也是一种宿命。
人生始终是要觉悟的,梦再美也终究是梦,终究要醒。这是最后的选择与唯一的路途,人与人的差别,只在迷执的深和浅。
经云: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故,不能证得。
来源:儒风大家
九个极美词牌,时光里的惊艳!
前言:宋词的词牌多达八百多个,那些美不胜收的词牌名,听着就让人沉醉,早已在眼前迎风吐蕊,美如缤纷的花朵。中国文化的厚重与意蕴的深刻实在令人惊叹,即如此短暂的小令也有让人咀嚼不尽的滋味。短短几个字,就包含了一个典故,一种意境,一片心情,胜过千言万语。一个精巧的词牌名能传达深远的含义,寥寥数语,足矣!

《月上海棠》
【宋】陆游
斜阳废苑朱门闭。吊兴亡、遣恨泪痕里。 淡淡宫梅,也依然、点酥剪水。 凝愁处,似忆宣华旧事。
行人别有凄凉意。折幽香、谁与寄千里。 伫立江皋,杳难逢、陇头归骑。 音尘远,楚天危楼独倚。 宣华,故蜀苑名。
这首词,作者借宫梅的“凝愁忆旧”刺客甲,抒写自己对成都蜀王旧苑的凭吊。上片从旧苑梅花而引起怀古之情。下片因梅而忆人。“折幽香、谁与寄千里”,表现了诗人“别有凄凉意”。全词凄恻哀婉,幽雅含蓄五十岚千秋。

《烛影摇红》
【宋】周邦彦
芳脸匀红,黛眉巧画宫妆浅。 风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眼。 早是萦心可惯。向尊前、频频顾眄。 几回想见,见了还休,争如不见。
烛影摇红,夜阑饮散春宵短。 当时谁会唱阳关,离恨天涯远。 争奈云收雨散。凭阑干、东风泪满。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深院。
这首《烛影摇红》是奉旨“增损”修改他人词作而成的。周邦彦抓住离恨这一主题,在现实与回忆上做文章,于腾挪顿挫开合之中,多层次地表现离恨别绪,避免了过多直说、直叙而造成的弊病。周词之讲究用字、用典是相当著名的,该词囿于原作,没有用什么典故,但又因其是改写,在讲究用字上是很突出的。

《新雁过妆楼》
【宋】吴文英
阆苑高寒。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 翦秋一半,难破万户连环。 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 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
谁知壶中自乐,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 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 红牙润沾素手,听一曲清歌双雾鬟。 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
《新雁过妆楼》,一名《雁过妆楼》。双调,九十九字,上片九句五平韵,下片十句四平韵。这是一首写中秋的词,上片扣题意,述中秋,叙唱词;下片他人乐,已孤苦适成显明的对照。

《金莲绕凤楼》
【宋】赵佶
绛烛朱笼相随映,驰绣毂、尘清香衬。 万金光射龙轩莹。绕端门、瑞雷轻振。
元宵为开圣景。严敷坐、观灯锡庆。 帝家华英乘春兴。搴珠帘、望尧瞻舜。
金莲绕凤楼调见《花草粹编》,此宋徽宗观灯词也,故名《金莲绕凤楼》。双调五十五字,前后段各四句,四仄韵宋徽宗绛烛朱笼相随映。

《霜天晓角》
【清】纳兰容若
重来对酒,折尽风前柳。 若问看花情绪,似当日、怎能彀。
休为西风瘦,痛饮频搔首。 自古青蝇白璧,天已早安排就。
这首词是纳兰性德与好友饮酒时的寄情之作。词人写这首词,既是劝慰临行的好友,也是在抒发自己对好友被小人谗害的激愤之情。

《潇湘夜雨》
【宋】赵长卿
斜点银釭,高擎莲炬,夜深不耐微风。 重重帘幕卷堂中。 香渐远、长烟袅穟,光不定、寒影摇红。 偏奇处、当庭月暗,吐焰为虹。
红裳呈艳,丽娥一见,无奈狂踪。 试烦他纤手,卷上纱笼。 开正好、银花照夜,堆不尽、金粟凝空。 丁宁语、频将好事,来报主人公。
这是一首咏物词。上片写油灯点燃的情景。写出了华灯初张、灯火照明、光焰正旺等情况。下片写灯花结彩。飞蛾扑焰,银花黑夜。末以“丁宁语”两句,借俗传喜兆作结。全词语言形象,对仗工丽,描写细腻,意境优美。

《江城梅花引》
【宋】王观
年年江上见寒梅。暗香来。为谁开。 疑是月宫、仙子下瑶台。 冷艳一枝春在手,故人远,相思寄与谁。 怨极恨极嗅香蕊。
念此情,家万里。暮霞散绮。 楚天碧、片片轻飞。 为我多情,特地点征衣。 花易飘零人易老,正心碎,那堪塞管吹。
江城梅花引,词牌名,又名“江梅引”﹑“摊破江城子”等。《词律》谓此词“相传为前半用‘江城子’,后半用‘梅花引’,故合名‘江城梅花引’,盖取‘江城五月落梅花’句也”。全词流露出对离人的思念和对时光飞逝的感慨。其中“花易飘零人易老”是点睛之笔!

《巫山一段云》
【唐】李珣
古庙依青嶂,行宫枕碧流。 水声山色锁妆楼。往事思悠悠。
云雨朝还暮,烟花春复秋。 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这首词上片勾画舟中所见,下片抒写舟中所感。它以楚王梦见巫山神女为基点,随意生发开去。由细腰宫妃而行客,再由行客而推及自己,触景生情,寄意幽邃,沁人心脾,耐人咀嚼。在现存的李珣词里,它是一篇构思别致的名作。

《凤凰台上忆吹箫》
【宋】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李清照与赵明诚婚姻美满,情深意笃。心爱的丈夫即将出游,作为妻子,情知无法挽留,离恨别苦自然难以尽述。此词写与丈夫分别时的痛苦心情,曲折婉转,满篇情至之语,一片肺腑之言。上片俱写离别前情景,下片先是接写去者难离之苦,然后用一“念”字领起,设想别后情形。
来源:诗词艺苑



山西市场导报 法院文化周刊 刊训:
激情碰撞文化
诗意表述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