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04月15日
亚当与夏娃的故事【随笔】不曾忘记的过去(八)-铜官秋韵

【随笔】不曾忘记的过去(八)-铜官秋韵
点击↑↑蓝色字免费订阅

儿时所处的那个年代,对孩子的学习没有像今天这样管的那么紧,基本属于放养式的奸臣之女,但对孩子的为人处世或者说是德育教育却要求的相当严格。孩子如果在外面闯了什么祸或者和谁打架了、被谁打了,那是根本不敢给大人说的,如果说了不但得不到安慰,反而得到的是一顿呵斥或者打骂。有一次和母亲上街,在红旗桥因为跑着过马路被自行车撞到,母亲拉起我后,先是赏我一个耳光,那个人道歉母亲却说怪孩子,在那个人的再三要求下才到红街医院(后来的市中医医院)做了检查张毅涵,亚当与夏娃的故事所幸无碍。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家长第一反应首先是自己孩子的错,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大势。

七十年代,虽然把老师叫“臭老九”,但还有一句话就是“老九不能走”井上正大。那时的农村家长对老师是非常尊重的,经常给老师说:“我把孩子交给你了,愿打愿骂随你天鹰之戒,管严点南河小三峡!”根本没有现在所发生的因为老师管教学生而给自己带来祸事的事情发生。大人认为,能得到老师的打骂那是对你孩子的重视与爱护,是在教你的孩子如何做人呢。在他们眼里,做人比做学问更重要神州浩天。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在所谓的“反潮流”时期伯恩安德森,对老师有着同样的敬畏之心。记得那个时候老师是要经常家访的,每当老师家访时也是孩子最紧张的时候。家访的前几天,每个孩子都是最勤快的也是最听话的时候,不管男孩、女孩,扫院子、担水、劈柴、拾猪草等等,凡是小孩能干的,根本不需要家长催促,为的是家长能给老师说些好话,得到老师的表扬,能在期末的评语中有一个好的评价,这也是在又红又专的年代孩子最想得到的。那个年代的家长,很少说违心的话,孩子在家好就是好法海戒色记,不好就是不好,给人的感觉是和老师一起整孩子。而现在的家长,既想让自己的孩子成长为高素质的人才,却又时不时的包容、袒护,甚至纵容孩子的错误,认为只要学习好就行。

上小学的时候,大家最期盼的是每年收麦时的忙假。每到放忙假,村里就把小学生组织起来,一般女孩成立拾麦小队方舒近况,在大人们收完、拉完麦子以后去地里捡丢失的麦穗。男孩一般成立红小兵执勤小队,拿把红缨枪在村口、路头、田间站岗放哨,一来查看有没有携带火种的,二来看有没有偷着拾麦穗的,如有发现立即制止,很神圣的样子。其实,孩子最为期待的还是每个人可以发一包仁丹和一包润喉片。一包润喉片是十片还是二十片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把它放进嘴里的那一刻,一股清凉的、甜丝丝的味道直涌喉咙,那种感觉至死也不会忘记,以至于后来经常买一些类似喉宝之类的东西,可怎么也找不到过去的那种感觉。这种用于防暑降温的东西,男孩不到半天可能就被吃完了,只有女孩珍藏起来慢慢享用,男孩经常舔着自己干裂的嘴唇向女孩索要,好话说尽也难有结果。小孩子都爱热闹,每年收麦的时候队里的大场里人山人海,不但有本村的,还有工人阶级支援队,整个村的孩子都在那里疯玩刘洵的儿子,张梦瑾有跳房的、有跳皮筋、有打猴的、有滚铁环的常二宽,一个个玩的开心极了,直到快睁不开眼,甚至有的孩子就在场里的麦草垛上睡着了。

每到快要开学的时候威固官网,每个孩子绝不像现在的孩子江津人才网,个个很可怜,生怕父母不让自己上学,生怕父母不给那一点点、少得可怜的学费或者书本费。开学的前几天的表现和前面所说的老师家访前一样,总是想方设法讨好家长,为的是让他们高兴,然后能顺利的读书。记得那是78年夏季初中升高中时,需要交五毛钱的考试费,家里没钱给,自己就在家里各种的发脾气,差点摔坏了家里的锅盖,后来母亲没办法才到外面借了给我总裁的幸孕妻。想想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说我不上学了,真是没有吃过苦就不知道蜜的甜。(未完待续)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