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8年02月08日
义县在线【音频首发】不要让你们家像意大利那样负债累累!-局势很简单

【音频首发】不要让你们家像意大利那样负债累累!-局势很简单

题目:不要让你们家像意大利那样负债累累!
不管是国家还是一个家庭,有些财务方面的道理是相通的。
意大利是个西欧高福利国家。一旦听到“高福利”这三个字,难免让人心生羡慕,在羡慕的同时可能还会对我们自己的福利制度产生了想要冷嘲热讽的冲动。或许大家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们很多人在自己人生的某些阶段都享受过意大利那种品质的高福利的生活,只是没人像局势君这样勇敢地说出来而已。
仔细回忆我们已经过去的人生,就会发现好像上学的那个时候是最让人觉得舒服的。上学的那个时间段跨度长达几十年,因为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读研、读博都是上学的阶段,顺顺利利从这头走到另一头,至少需要30年的时间。那么在这30年里少年股神,最幸福的是哪个阶段呢?比来比去就会发现,最幸福的是本科阶段,尤其是大一和大二,因为往前没有自由,往后压力太大。
作为一个西欧的发达国家,意大利的公共福利确实不错。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公立教育是免费的,公共医疗不但免费而且任性,为什么说任性呢?因为不管你有没有买医疗保险,只要身子有毛病都可以享受医保;像各国标配的失业补助和退休金我们就不展开说了;意大利在福利方面还有一个大招,那就是意大利人整个8月份不用上班,除了那些倒霉的要害部门之外,本间贵史其他领域的人都可以享受带薪休假,全世界随便玩。
仔细想一想的话,其实每个正在读本科的学生都在享受这种意大利式的福利。作为一个为自己也为父母读大学的人,学生们吃饭买衣服有人掏钱,享受的公立或者私立教育有人掏钱,生病了不但有人掏钱而且还有人为此牵肠挂肚,学生们不但不用赚钱而且每个月还有像工资一样打到卡上的零花钱。大学生每年寒暑假都可以自由出行,时间比意大利人长多了。挨个比下来的话,这个福利或许还会超过意大利。
优越的福利会产生一些社会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我们暂且不表。如果你也认可大学生实际上在享受优越的西欧式福利,就会从学生的身上发现一些类似问题的端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下,总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不喜欢学习读书,他们更喜欢沉浸在那种舒适的状态下缓慢地生长。直到有一天被推入社会,开始用自己的收入吃饭租房交网费买衣服之后,难免会怀念学生时代那种高福利的生活。可能也有人不怀念,不怀念的人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享受到。
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早餐和晚餐也一样不免费。有学生在享受高福利的生活,自然就有人在为这种高福利买单,买单的人就是他们的父母;在有些家庭,这个买单者更具体一点可能是负责赚钱养家的父亲。子女享受的福利越好,家长的开支和负担就越重,当这种开支超过了父母支付能力的时候,他们这个家就可能要面临借钱欠债的风险了。
比如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家长只能承受自家孩子正常的开销,但是人的欲望几乎是没有上限的,有些人懂得克制,有些人克制能力后天不足,特别是那些被娇生惯养不太懂事的孩子。免费的衣食住行和教育医疗并不能使他们得到满足,他们还希望周末能看大片、暑假可以游山玩水、能第一时间在朋友圈里晒最新发布的苹果手机。而这些需求可能就超过了工薪阶层的承受能力。
家长当然可以拒绝这些过分的要求,但是拒绝有拒绝的后果,不是每个家长都能承受那种后果的。不拒绝也有不拒绝的后果,那就是有些家长可能因此要背上债务。不管这些债务是来自朋友还是银行,或者来自小区楼道里的贷款广告,每一个债务都需要到期偿还,包括本金和利息。
如今的意大利政府共欠下了2.3万亿欧元的债务,是他们国民生产总值的132%。这就好比说你不吃不喝一年挣10万,可是你却欠了别人13万;而更严重的问题是,你每年挣得那10万到了年底一分都不剩,还需要借钱买年货、借钱还债。一个家庭负债是因为支出超过了收入,国家也是一样的。每当大家在讨论意大利为什么会欠下这些钱的时候,不管解释的多么高深莫测天花乱坠,浓缩下来就七个字:高福利,高失业率。
一国政府就是一国家长,过高的福利就意味着过高的开支。让政府每个月头疼焦虑的问题,和孩子家长每个月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收入能否负担得起这么多开支卓琳妹妹?如果入不敷出的话,那就需要找人借钱了,否则享受福利的人就不满意了。人民如果不满意的话,他们会罢工、上街散步、把政府赶下台;即使现在没赶下去,下次大选来临的时候,这套领导班子也只能精疲力竭地收拾东西重新找工作。
那么能不能削减福利降低开支呢?福利这个东西殷珊啊,它一旦享受了,想要再要拿回去就非常难了,特别是享受福利的人可以用某种方式来要挟自己的家长。所以削减开支从来都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处理不好就是家庭矛盾或者政治危机。为了不出现家庭矛盾,家长只能想办法去银行和朋友那里借现金;为了不带来政治危机,政府只能从银行或朋友那里借钱。于是都带来了债务新暗行御史,但是享受福利的人并不一定理解。
政府的身份决定了它们借钱的时候更加正式和规范。各国政府最常用的借钱方式就是发行债券,这个债券不但有时间限制,比如5年期国债或者10年期国债;而且到期后要按发行时的收益率支付利息。发行之后国债被卖给银行、个人、和海外投资机构,政府拿到钱后维持公共开支,继续给国民发福利钟摆式过人。
大家都用类似的操作借钱,有些国家游刃有余,有些国家却负债累累,差别在哪儿呢?差别就在于赚钱还债的能力不同。虽然借得多,但是如果挣钱也多比较讲信用的话,那债务不会越来越多。意大利政府能攒下2.3万亿欧元的巨额债务,只能说明它在某个时期的还债能力赶不上它借钱的速度。这还债能力受限于赚钱能力,赚钱能力受限于经济水平,如果失业率很高的话,那经济水平就注定好不了。
为什么失业率太高会导致债务越来越多呢?因为政府最主要的收入来自税收,失业率很高意味着正在创造价值的劳动力减少了,从而导致政府能收到的税也变少了,同时这些失业的人群还要政府掏钱去养活;假如这帮人不满足兜里没钱的状况而去上街偷盗,那么政府还得掏更多的钱哄着警察们加班加点维护治安。所以失业率高既降低了政府的收入,还增加了政府的开支,债务的窟窿只会越来越大。
即使政府如此艰难,但是有些人还是会选择失业。不用上班也有东西吃也有地方睡还没人打搅他们玩游戏,这种保障大大降低了失业者出门工作的原始动力。高福利让人觉得舒服,日复一日的舒服会圈养懒人,懒人在学校里不爱读书,懒人进了社会不想工作,不但变成家庭的负担,也变成了国家的负担。在国家经济不好的时候会扩大国家的债务,让整个国家的状况变得负债累累,甚至一步步走向崩溃和破产的边缘。
当一个家庭经济破产的时候,并不是拿张A4纸贴门口说自己破产了那些债务就不用还了。债主们会像匪徒一样跑到你家搬走还值点钱的东西来减少自己的损失;而那些腿脚慢的一边上法院起诉你,一边私下找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对你四处围堵。这一家人只能放下现有的一切,举家逃到一个陌生偏僻的地方,从摆地摊打零工重新开始,出门打个酱油都提心吊胆。我们一般管这个叫做“跑路”。
当政府债务到期没钱支付,也没人借钱并且继续发债都没人买的时候,国家就破产了。在太空旅行尚未普及的阶段,国家是没办法跑路的,国家破产的时候政府只能“坐以待毙、受人摆布”。对于自己的国民和银行,政府可以硬着头皮一声不吭,但是对于国际债主那就不一样了。如果对方不延期也不免除,国债就必须给人兑付,这时候政府会在对方的胁迫下采取砍掉福利、提高税收,裁撤公务员、降低公共服务水平、甚至出卖国家资源之类的方法来还债,有点沦为别人殖民地的感觉坏蛋外传。
当然没有人相信意大利会破产,旧债到期了总会借上一笔新债来偿还,再说意大利是一个工业发达的国家,眼下的赚钱能力还是能让人看到希望的。但是眼下是眼下,未来是未来,如果不能解决这种高债务高失业率的现状,谁都不能保证将来一直都没有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是近些年每一届意大利政府最头疼的任务之一。
年轻的意大利天才总理伦齐上台后决定动手,他的思路是先降低国家开支,把债务上涨的势头先遏制住,然后再想办法发展经济,提高还债能力。在降低开支方面,国民的福利他不敢动,只能从公务员身上动刀。所以他进行的改革,是大幅缩减国会议员的数量,砍掉那些可有可无的政府机构,让政府拥有比过去更强的控制力,把臃肿低效的意大利政府变得可控而高效。
但是意大利人没有同意这个改革创业史读后感,伦齐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公投结果一出来他就尴尬地辞掉了总理职位。过了1年多陆翊,到了今年的3月份意大利举行大选的时候,伦齐所在的民主党也失去了议会第一大党的位置,为此伦齐再次辞掉了党主席的职位;意大利议会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一个叫做“五星运动”的右翼政党。
左翼政党鼓励提高福利弥光法师,加强政府对社会和经济的控制;右翼政党鼓励降低福利,减弱政府对社会和经济的控制。但是在意大利,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左翼或者右翼,有的只是中左翼和中右翼。因为左翼不敢提高政府的控制力,右翼不敢削减社会福利,谁敢那么做谁就会永远在政府大楼附近徘徊,休想再进去上班。
因为3月份的选举中没有一个政党获得4成以上的席位,义县在线所以需要几个政党联合起来一起凑人头组成新一届政府。联合政府的效率是在民主政府效率的基础上继续打折扣赛诺龙,光凑人头这件事就扯皮了3个月还没搞定,直到国际金融市场都看不下去了,用暴跌来迫使他们在儿童节那天磕磕绊绊地组建了新政府。
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阶段,资产阶级的持续富裕和工人阶级的持续不富带来了巨大的矛盾,矛盾总是会周期性地爆发冲突,为了平息矛盾减少冲突,政府只好从资本家身上收税作为福利发给工人阶级,矛盾就得到了缓解。所以西欧式高福利最初诞生的原因并不是出于什么高尚的理由混沌少女。
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的进度,这个福利就被一直迭代升级莲师心咒,直到变成了现在人见人爱的版本。只可惜经济发展是有起伏的,意大利的财政状况已经无力支撑这种福利,但是选票握在吃福利的人手里贵州智诚吧,他们并不一定都懂得体谅国家负债累累的事儿。
管理国家是个技术活儿,但是再高的技巧也只能局限于某个制度的设计,如果一开始设计就有问题的话,越往后解决的代价就越大。所以当小两口准备去领证的时候,不妨好好设计一下未来家庭的制度,充分融入老祖宗那些量入为出、穷养富养的思想,免得以后家庭不和睦甚至债台高筑,让婚礼上的誓言变成最残酷和最讽刺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