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05月16日
丰富的图形世界【音王至尊】第481期‖老渔翁-小说‖我和同学们《警示篇》(二十三)-音王至尊

【音王至尊】第481期‖老渔翁/小说‖我和同学们《警示篇》(二十三)-音王至尊

关注音王//聆听音乐//欣赏美文

我和同学们《警示篇》(二十三)
文/老渔翁
【潮起潮落】之《盼来了律师》
大海被捕两周后的一天上午九点多,值班管教又把大海提了出去。
这次来见大海的是两位穿便服的中年男子。他俩把大海带到二楼进了一间提审室。
进屋后,其中一位看着大海伸出了手梅园村酒家,并说:“经理,您还认识我吗?”
大海伸出了手和他紧紧握在了一起,心里一股暖流向上涌起,顿时脸觉得热呼呼的。他定神看着眼前这位称他经理和他握手的人:四十刚出头的样子,中等身材唐韵山庄,较黑的脸庞,有神的眼睛,鼻直口宽,看上去比较面善。
大海一下子想起来了。啊!他是律师!养殖公司的时候绝品小村医,公司聘请他和他的师父为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大海马上说了出来。
他说:“您的记忆真好!快二十年了,我那时是个小伙子,跟着师傅学习。现在已经四十多啦梵语心经。”
大海说:“是的,但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你师父怎么样?”
他回答:“他已经不在啦!”
他向大海介绍了身边这位说是他的助手。
并和大海说:“您们家通过朋友介绍,花高于一般律师费几倍的价格,请了我们俩做为您的辩护律师,我们俩将尽最大的努力,为您做辩护。”
大海亲切地握着他俩的手好长时间没有松开,何权谋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他俩说:“坐下谈吧”。
大海坐在了被审的坐位上,因为室内就三把椅子,大海坐的这把是固定在地上的,他俩把那两把椅子搬到大海的跟前坐了下来。
他俩说:“这一个多月受苦了吧?但看您的精神状态还可以哦。”
大海说:“还可以吧,他们没怎么折腾我。家里找人很及时,又存了钱,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

接着他们谈了案子的情况。大海把买房子的事,从头至尾,详细地说了一遍。大海并明确地说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自己没有犯罪,只是个违纪问题。
他俩边听边记着,有时插话问几句。
大海说完问他俩:“你们俩看,我这种情况,能说构成犯罪了吗?”
他俩说:“起码可以说,证据不足。”
大海又问:“能否办理取保侯审?”
他们说:“因为数额太大,办不了取保候审。”
他俩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的案子,表面看只是个房子问题,但据我们了解,情况挺复杂饥饿的女儿。现在看,要办理免予起诉,难度都很大,可能要走起诉程序了。您家里正在疏通各方面关系,争取把案子办的最好。”
大海认同他俩的意见。但大海很坚定地对他俩说:“不管有多么复杂,我认为,我的事情本身,构不成犯罪,走到哪一步,我也要打下去。”
他俩说:“既然这样,我们一定为您做无罪辩护。”
大海说:“那就拜托你们啦!”
大海问起了家里的情况。他俩看着大海,不太情愿的说了起来。
他俩说了从大海女儿那里知道的一些有关情况。
大海被抓起来,对家里来说,就是晴天的一个霹雷!
大海的老伴在第一时间通知到了大海的哥哥。在南方的大哥因离的太远,让在家乡市里的二哥马上赶来了。
经研究立即着手办三件事。一是办理看守所里的事,不能让大海在里面受苦;二是寻求各种关系,让大海早日出来;三是筹措资金三界仙缘,以备急用。
第一件事还算顺利,大海知道的,他俩没有细说。
第二件事可是费了不少脑筋。他们首先想到了找大海原来的主管厅。从来不出头露面的大海的老伴,这回什么也不顾了,在女儿的陪同下,去了省政府机关大院,闯了省厅厅长办公室。哭着说了大海的事,在极其无奈的情形下,竟给厅长跪下了,以恳求厅长给说句话丰富的图形世界,放了大海吧!厅办公室主任找来了在公司和大海一起共过事的一位女处长,她认识大海的老伴,把悲痛至极的大海的老伴劝走了。

大海的老伴又给已经当了某厅厅长的大海的同学挂了电话。他和大海的老伴说:“据我知道,这回是公司主持工作的两位我们的同学,以公司的名义把大海告的。‘解铃还需系铃人’,你就找他俩,让他俩把案子给撤了,不就完了吗。这两个人,太差劲了,都是老同学,大海把他俩安排在现在的位置,他俩怎么能这样呢,大海再怎么不对,也不能把大海送进去啊胡紫薇!”
大海的老伴几次去公司找他俩,他俩躲着不见。一次堵到了一位,他推脱说不知道。根本没有帮助解决的意思。大海的家人认识到,他俩既然已经告了,现在哪能再撤呢。
大海的女儿、女婿、侄子、同事和朋友,都在找人帮忙。开始都认为就是一个买房子的事,没什么的,会放了的。但办着办着就不行了。好像案子的来头挺大、挺复杂。
在这种情况下,大海的老伴着手办第三件事。给大海和老伴双方的哥哥、姐姐、妹妹、弟弟挂电话,说明了情况,向他们借钱。他们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刘纯燕老公,少则几千,多则几万。把买房子占用的钱数凑够了。一旦需要把钱交上,能把大海放回来,交钱也认了。
总之,大海的家人,为了大海在里面不受苦,为了能让大海早点出来,是费尽了心思。
他俩接着和大海说:
“您老伴在十分无助的情况下,经‘高人’指点,信起了‘佛’。在家里摆上了神位,请了‘观世音’菩萨和‘弥勒佛’两尊佛像,供奉起来。一天三拜,烧香磕头,念经许愿,祈求保佑。有时控制不住,边磕头,边念着‘阿弥陀佛’,边哭着说‘保佑大海快点回来吧!’幼小的外孙女,在家时也跟着姥姥跪在一旁,一起拜着哭着说着,‘姥爷奇幻人世间 ,你到哪里去了,快点回来吧!”
“您在家时,每天下午四点多都是您去幼儿园接外孙女回家。现在是姥姥去接她。因姥姥接她回来还要做晚饭,所以不能带她在外面玩。她和姥姥说:‘您不好,不像姥爷领我出来后,带我在幼儿园的乐园和外面的小公园玩。姥爷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回来啊,我好想他哦!’外孙女说到这里,姥姥的心里像刀搅一样难受,眼泪情不自禁地就下来了。”
“到家了日日顺乐家,往日有姥爷陪外孙女在家里玩。外孙女在沙发上蹦啊,跳啊,姥爷在一旁跟着她。姥爷还和她藏猫猫,她藏起来,让姥爷找,有时还没等姥爷找到她,她自己笑着出来了,喊着‘我在这里哦!’姥爷也和她一起笑。笑声不断,其乐融融。现在没有人和她玩了,欢声笑语没了。她哭着和姥姥说找姥爷。姥姥除了心里难受和流泪外,还要哄外孙女,让她乖,自己玩,姥姥要做饭,姥爷出远门了,会回来的,回来了再和你玩哦!”

大海听着听着,心如刀搅,眼泪唰唰地就下来了。心想,自己在这里受苦,让家人担心。家里的人何尝不是在受苦?!远比我在这里还要苦!真是造孽啊!我大半生与人为善,从不做坏事;与人为友,骂人都不会;真诚待人,不做亏心事。老天怎么这样待我啊?!难道真是我的前生造的孽,让我这辈子来还吗?!老天您睁开眼吧!放我一马琉璃石幼龙,还我自由!还我安宁!还我快乐!还我公平!
两位律师看他这样,不继续说下去了。
停了一会说:“这些我俩本不想说,怕您听了难受,但您问我们就说了,您不要难过和自责。唯心一点说,是命中注定,您和您家必有此劫。想开吧,身体是主要的,灾难会过去的!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了。”
大海把情绪稳定了一下说:“好吧,和我家人说我在这里很好,请她们放心。案子的事就拜托您们啦。”
他俩把大海送回监舍走廊的门口。
大海进了铁门后转过身来连阔如,摆着手目送他俩走了。
管教把大海押送到监舍时,已经过了饭时。房里给大海留了饭菜,伺候大海的小伙子把饭菜端了过来。
大海看着饭菜,虽然饿了,但一口也没吃。
冬天到了。
老天赐给了北国人们这个季节的第一场雪。
大海虽在牢里,但早晨起来,也从牢房窄小的窗户看到飘飘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
几个年轻人在铺上小声说着:“下雪了!”
年岁大一点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今年的雪来得可真早啊!”
大海在想:人们在感叹这场雪来得早的同时,也默然地接受了这场雪背后给他们带来的欢乐和欣喜。雪把这满城的污浊空气洗刷,使人们的呼吸感到那么的清爽!雪带来的温度变化,杀死了人们看不到的会给人们带来痛苦的细菌!雪把尘土飞扬灰黑的大地覆盖,奉献给人们一片茫茫的洁白世界,真干净!

大海在想:孩子们大多都喜欢雪。记得两个女儿小的时候,在这样的雪天,不等雪停就要出去玩。雪停了就会去外面抓起白白的雪看。大海的老伴还拿着一个盆,让女儿把白白干净的雪装进盆里带回家。她告诉女儿,这第一场雪最好了,化的水用瓶子装起来放着,可保存好多年哦!这水叫“无根水”,可以治病,可以煮沸了沏茶哦!现在不是带着女儿了,而是带着外孙女哦。
雪不比雨,雨往往使人感到压抑与郁闷,而雪却不然,每一片落下的雪瓣,好像是一片快乐的音符。雪与雨虽是同种物质,但变换一种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结果却恰恰相反。这不能不使一些细心的人们,由此感发出对生活的沉思。
大海沉思的是:苦难有时也是一笔财富。安乐不一定就是生活一成不变的航标。人只有经历了种种苦难,才能感到生活中安乐的可贵双牌天气预报,才能懂得珍惜并创造这种安乐的生活。可以说,没有苦难的生活,不能称其为真正的生活。
散雪纷纷飘下,愈下愈猛思乡曲简谱。但见万花狂翔,琼玉缤纷。起风了王牌法神,雪成团成球地在风中飞舞。雪崩腾而落,浑浑噩噩,苍苍茫茫,天地宇宙都被裹成了杂乱无章的一团。张眼眺望,一片朦胧、隐约、淆乱、苍茫……难怪像李青莲这样的湖海豪客,也要对之“拔剑四顾心茫然”了。
有人诗曰:洒雪凝霜正渺漫,晓来朔色满村峦。
何当吹遍邹阳律,尽却人间黍谷寒。
有诗曰:淡妆轻素鹤林红,移入颓垣白头翁。
应笑西园旧桃李,强匀颜色待春风。
再诗曰:兽炭金炉室难温,深掩重门天欲昏。
 
彤云扫来昆岗玉,抹向梅梢月一痕。
(待续)





妙音天堂
美文世界
长按左边二维码
感谢您的关注
本期倾情打造——
推荐社长:古垒东边 
微信号 wxid_gwlpjot022
编辑制作:荷 月 
微信号 zme13210734872
墨香||音王
音王至尊出品 丨 转载请注明出处
音乐、图片源自网络
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并立即删除
聆听音乐|欣赏美文|乐享生活
共享生活
健康和美丽的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