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7年05月21日
中华纸业【陌上花开】二、花容-断桥村落

【陌上花开】二、花容-断桥村落

【陌上花开】一、归家园

氿氿暂住的云霄观,位于凤山的半山腰。对面的凰山背面有山涧,涧中,有清澈的泉水从石缝中喷涌而出,冲刷岩石,形成一条溪流,绕着凰山,注入汶水。山脚下的小溪潺潺而流,两边有柳树、槐树、榆树多种树木错落分布,自然长成的树林。树林内杂草丛中,散落着随水流而来的石头。有些,在溪水的打磨下,已经变得圆润光滑;还有些是新近被雨水冲下来的,棱角分明地躺在树根下。林外,有一条小路,小路旁,有一大块平坦的场地,场地上,坐落着圆形、粗笨的石磨。沿这块场地的斜坡上去,是平台高地,错落着十几处农家小院,形成了一个小村落,名字叫花家村。
花家村有一花姓人家,夫妇俩老来得女。此女生来绝色,邻村的夫子起名曰:花容。
这花容天生痴傻,还是个哑巴。及笄后,无人前来提亲,年事已高的二老为此事忧心重重,央求媒婆为花容寻个合适的人家。媒婆说起了与凰山隔着汶水的凤山脚下,有个村落叫五里岗。村里的孤老刘伯,早些年,收留一个流浪到此的跛脚男童,起名叫:刘离。至今也没有婚配。花家二老听了,动了心思,托媒婆去问问看拾杯水。
刘伯身体不好,一直是病痛缠身,大限如至,那刘离还是要成为孤童。听媒婆来说花家的亲事,心下思量:那花家女娃虽然痴傻,却是花容月貌;刘离忠厚老实,却是跛了一只脚,亲事难成。如果娶了花容,生下一男半女,也算后身有靠了。刘伯这么一合计,就点头充了两家的亲事,待明年,为两人完婚。
谁知,这亲事定下后半年,刘伯就去世了。花家二老闻之,助刘离葬了刘伯,领刘离回家,当儿子来养了。过了三年,刘离孝满,入赘花家。二人婚后一年,花家二老也相继离世,就只剩下花容、刘离相伴。又过了两年,花容生女:花乐。有了女儿的刘离,外面农活做好,回家来还要照顾花容和女儿超玄幻文明,最初几年,也不觉得抱怨。女三岁时,花容生男:刘义。农忙的时节,刘离一大早就去农田里忙,中午回家,烧饭;却看到女儿花乐,坐在地上哭闹,儿子刘义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趴在地上“哇哇”地哭。而花容,依然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咧着嘴,傻呵呵的样子。积累在刘离心里的恨一下子就爆发了,冲上去,拿起门边的一根木棍,朝花容的身上就打。天生痴傻的花容,也不知道躲避,就这么受着。刘离打了几下,见花容傻呵呵的样子,心内越发凄凉。也不顾两个孩子,进得里屋,倒在床上,被子蒙着,“呜呜”地哭起来。哭了一会儿,想想两个年幼的孩子,又爬起来,扶起女儿,抱起儿子放在花容怀里新家法粤语。而花容,依然是那痴傻的样子,傻呵呵地望着他。刘离看着花容,内心酸痛。她本就是痴傻之人,自己又狠下心来怪罪于她,九泉之下,如何向二老交待?想罢,又疼惜起花容来,转身,去西边的厨房内烧火做饭。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年,花乐六岁了,小小的人儿会帮着爹爹一起做事,儿子刘义也会开口说话,家里的情况才好转了一些。到了刘义六岁,花家村下面的洼里村的先生,要刘义去学堂。刘离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拿出了二老去世时留下的银两,送刘义去了学堂。他自己,农闲的时候,就和同村的花亮一起,到荐菊洞里面做工。那里面,是从十里铺镇上来的人,炼丹制药,雇佣人手。
做了一段时间后,荐菊洞的头目王七,知道了刘离家的困难后,说起他的娘子素娘,在十里铺领主家里做厨娘。他的娘子说,领主家的小姐要婢女,让刘离带花乐去试试看红色电波。刘离思来想去后,第二天,带花乐去了十里铺镇上,找到了王七家的素娘。素娘带花乐进去,刘离就在领主家大门口候着。过了约摸半个时辰,素娘领着花乐出来,“恭喜了,小姐一眼就喜欢上你们家花乐,从今起就留在这领主府了黄家医圈。”刘离不安的心终于放下,激动地搓着手,“谢谢素娘了,这孩子遇到您,也算她有福了。”“刘离兄弟,你和我家王七是兄弟,互相照应点是应该的。再说了,这孩子如果得小姐欢喜,素娘也要跟着沾光呢。”素娘也为刘离高兴。刘离还是一个劲地和素娘道谢,末了,拉过女儿,嘱咐了一些话,一个人回了花家村。又是三年过去了,刘义九岁了,每日里学堂里回来,摇头晃脑地学着夫子的样子,读书给爹爹听。刘离看着儿子,再看看旁边傻呵呵笑着的花乐,觉得这样的日子,也算过的舒心。有空的时候会去十里铺镇看望女儿。花乐十二岁了,模样长得也是越来俊俏,性子乖巧又懂事,讨得领主府小姐的欢喜。时不时地,还会稍一些赏银回来张梦永。而花容,依然是痴傻的样子。许是无忧无虑,岁月竟没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依然是花容月貌。
住在云霄观的氿氿,这一日,转到了凰山脚下的洼里村落,村头的路边空地上,五六个孩子,围着一个孩子吵闹。被围在中间的那一个,瘦小的身子,被另外的几个孩子推来推去。他却不示弱,紧绷着脸孔,攥着小拳头,不停地还击,嘴巴里面还嚷嚷着:“不许你们骂我妈妈。”
一个孩子高声说:“大人们都是这么说的:花家村,花容痴,桃花眼来讨风流债。五里岗,跛脚刘,荐菊洞里不知情。”“不许你们说。”中间的那个孩子,涨红着脸大声争辩。
“就说,就说。花家村……”其中的一个孩子跳着唱起来,另外几个与中间的那个打成一片。“你们几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氿氿看不下去了,出声说。听到大人的声音,那几个打人的孩子一哄而散。其中有一个,个头稍稍大一些,跑之前,用力推了一下,中间的那个孩子猝不及防,倒了下去。头撞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却也不叫痛,站起来,又要去追张其超。“他们人多,你又打不过。”
那男孩听了,停下来,眼泪却在眼眶里面打转转。
“给我看看。”氿氿拿开捂着脑袋的小手,“还好,只是起了个包强制兽婚。”男孩含着眼泪,望着氿氿,没说话。“我叫氿氿,你呢?”“刘义。”“刘义,带姐姐去你家。”氿氿说着,大手牵住了小手。刘义开始有点抗拒,盯着氿氿看了又看。
“走吧。”氿氿蹲下来,与他平视。
刘义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带着氿氿往花家村走。

石块垒起来的院墙,大门是用粗糙的木板稀疏拼凑,院内,有鸡鸣狗叫声。院落旁,有一处平地,堆着大大小小的柴垛,朝着小路的这一方敞开,剩下的三方零乱堆放着石头。挨着小路的空处,有一块还算方正的石板,堆积在石堆最上面,做成桌面。石桌旁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位妇人。灰色的粗布衣衫,皱巴巴地,头发随意披散,梢处打起了小结。旁边有几个稚童,手里拿着树枝,围着一棵大树下,嬉戏玩耍。有一个幼童手中那当作马鞭的树枝,碰到妇人。那妇人转过脸来,白皙细嫩的面容,柳眉凤眼,张嘴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多田薰好一个美人儿。
“姐姐,这个就是我妈妈。”刘义低着头,小声说。
“夫人您好。”氿氿出声问好。那妇人也不答话,依然痴痴地坐着。刘义挣开被氿氿牵着的小手,快步走到妇人面前,闷闷地说:“我妈妈是个傻子爱在日月潭。”“哦。”氿氿平静地问,“你的爹爹呢?”“他在荐菊洞帮工,要晚一些回来。”氿氿看着那个冲着自己咧着嘴,傻笑的母亲,内心不忍。“刘义,找毛巾来,你脑袋上的包要敷敷会好一点。”湿湿的,冰冰的毛巾敷在刘义的脑袋上时,刘义瞪着大大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氿氿。“怎么了?”氿氿笑着问,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刘义的鼻子寨王的猎物。小人儿低下头,不语。敷了一会儿,“好了,晚上睡觉前再用冷水敷一次,明天应该就没什么了。”氿氿交待完刘义,想着离开。回头,那母亲依然是傻呵呵的样子。心内不忍,算了,等孩子的父亲回来吧九婴邪仙。晚归的刘离走到自家的院外,听到院子里传出来的儿子读书的声音,还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咐合,心下诧异。推开院门,见着一位淡紫色裙衫的女子,坐在木椅上,儿子捧着书在读,妻子花容坐在一边,头发整齐地挽了起来。“姑娘是?”刘离问道。“爹爹中华纸业。”刘义放下手中的书,扑到刘离的怀里。“刘义爹爹,您好。”氿氿打过招呼,就把刘义摔了一跤的事情说给刘离听会唐网,“您晚上睡前再用冷水敷一次,明天就会没事了骆嘉琦。”氿氿交待。“谢谢姑娘好心,怎么称呼您?”刘离拱手相谢。“没什么的飞鹰艾迪,叫我氿氿好了。”氿氿和刘离客套后,就离开了花家小院。一个人往回走,看着花家村前那缓缓而流的溪水,仿佛又回到了记忆中的家园。“这水是清澈的呀?”氿氿心中纳闷火麻汤,“那为何汶水河里的水会变成黑色呢与非门乐队?”这黑水在氿氿的心里存了疑问,“明天再顺着汶水河,向上看看。”又想到刘离跛脚的样子。自己这几天,每个清晨,在凤山上望荐菊洞时,会看到一个跛脚的身影进去,想来就是这刘义的爹爹了。可怜的一家人。